第十五卷,第十七卷

面前这个女孩,个子小小巧巧的,看不到挺拔的胸脯,锁骨显得瘦弱,皮肤似乎在沉睡,缺乏那种由内向外奔突的力量。当然,她身体结构的优秀还是非常明显的,一张巴掌脸异常精致,有着瓷一样的肤色和一双会说话的眼晴,那双眼睛和那张小脸相比,大得有些夸张,睫毛很长,鼻子挺拔,嘴巴圆润,唇廓线条清晰优美。站在他面前的时候,她眼皮是奔拉着的,眼晴便像两轮黑色的弯月,嵌在哲白之中,黑得引人注目。她身体惟一向外张扬的部位,就是眼睛,此刻,她的眼皮虽然牵拉着,目光却从缝隙中射出来,显得有点张扬,睫毛更是舒展,弯曲成一个弧度。师大女孩向唐小舟介绍说,这是我的同学冷稚馨。再向冷推馨介绍说,这是唐哥唐小舟。又附在她的耳边小声地说了句什么。唐小舟猜测,她一定是告诉冷稚馨,他是省委书记的秘书。听到冷稚馨这个名字,黎兆平故意耸了耸身子,说,真冷。师大女孩说,我跟你们说过,我这位妹妹是冷美人呀。王宗平说,冷雅馨,这个名字怎么这么拗口?师大女孩说,你叫雅馨呀,那样就顺多了。王宗平说,稚馨,你迟到了,酒我们就不罚了,但是,你得给你唐哥敬一杯酒。冷雅馨显得十分害羞,却也端起面前的杯于。舒彦立即替她酌了酒。冷雅馨以一种极小却很好听的声音说,唐哥,我敬你。请。黎兆平和王宗平便闹,说声音太小太秀气,没有听清,重新说。冷推馨脸红了,那种红就像是一种电脑效果,迅速地扩散到整个脸。她倒是声音提高了一点,仍然很小。她说,唐哥,我敬你。黎兆平说,稚馨呀,这样可不行,怎么像要和你唐哥入洞房一样?如果真的入洞房,你怎么办?舒彦大概也觉得这个妹子有趣,说,你这么害羞怎么行?社会是老虎,将来会把你吃得连渣都不剩的。王宗平便拿舒彦开玩笑,说,是啊,你应该学一学这位舒姐姐,社会把她吃成了渣,吐出来。她摇身一变,又成美女了。唐小舟对冷稚馨生出了怜意,不想再闹下去,端起酒,和她碰了一下,自己先喝了。冷雅馨正要喝,黎兆平却不让,说,这样不行,没有过关。说着,走过来对她说,要不这样也行,喝一个交杯酒。冷推馨看了看黎兆平,又看了看唐小舟,不知所措。唐小舟说,算了,人家还未成年吧,看她这害羞样子,你们别闹了。舒彦便说,哟,唐处这么快就怜香惜玉了?黎兆平不依,一定要他们喝交杯酒。冷推馨以一种持别的眼神看着唐小舟,唐小舟看出了她乐意,站起来,端起师大女孩刚刚加满的酒杯。冷推馨将自己的手往前伸了伸,唐小舟也伸出自己的手,两人的手交叉着挽在一起。唐小舟闻到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青草味,这种味道似乎不是香水味,更像是她本身的体味。这种气味让唐小舟心中一荡,顿时有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黎兆平恶作剧,趁着他们喝酒的时候,按住两人的头,往中间推,两人手中的酒泼了出来,脸却贴在了一起。仅仅只是一瞬间,唐小舟感觉到冷稚馨的皮肤极其细嫩,却发烫。两人的脸碰了一下,又迅速闪开了。酒洒到了两人身上,冷稚馨放下酒杯,抓过桌上的餐纸,没有替自己楷,而是替唐小舟楷。王宗平说,没事没事,酒的挥发性好,一会儿就千了。唐小舟说不清为什么,一下子喜欢上了这个女孩。他觉得黎兆平这些家伙闹得有点过了,人家毕竟还是青葱岁月呀,哪里经得起你们这些老油子的胡>}?找了个机会,他小声地对她说,别在意,他们只是喜欢玩,开心一下而已。她小声地说,我知道。他又说,你好像太胆小了。她说,我天生就这样。他说,那应该多接触社会,增长一些见识。她说,我妈也这样说。唐小舟突然觉得,这个女孩白得像一张纸,和她说话挺吃力的。恰好舒彦闹酒,要和他交杯。他便和舒彦开玩笑,说,交杯我就不喝了,我只握手。舒彦说,你怎么说不喝交杯?刚才不是交了?唐小舟说,正囚为刚才交了,我要从一而终,不能再交了,再交就是滥交。舒彦说,滥交你个头,这杯酒,你不喝也得喝。竟抓住他的手,硬是和他交了杯。王宗平又过来给唐小舟敬酒,唐小舟便问他最近怎么样。他说,还能怎么样?混坝。不过,我最近可能会离开。唐小舟没完全明白他的意思,问道,准备去哪里?王宗平说,我爸妈的公司不太景气,想让我去帮忙。王宗平的父母足雍州市最早的商人,早在王宗平读大学前,就开始经营服装生意,从南方倒腾服装到雍州来卖。当时做这个生意的人少,他们占了先,最先富了起来。当时的商人完全没有社会地位,被人瞧不起。正因为如此,他们要求王宗平一定要读好书,并且一定要当官。王宗平大学毕业后,他们费了老大的劲,托了一个早年的关系,才将儿子弄进了省委机关。王宗平运气不佳,背景也不行,完全没有出头之日。他有些心灰意冷,见父母的生意还不错,将以前的服装摊子开成了服装公司,便动了念头,要辞职下海经商。父母却不同意,又出面替他活动,才捞到那个副书记秘书的职位。唐小舟问,你父母的生意怎么样?好像以前听你说不是太好?王宗平说,正因为不是太好,才想我过去帮忙。唐小舟说,能不能再等等看?王宗平不解地望着他。唐小舟说,彭清源的秘书从他当副省长时就跟着他,最近可能要动一动,彭清源正在为此事做工作。只要他的秘书一动,就需要一个新的秘书。我为你做了一些前期工作,彭清源对你印象还不错。王宗平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看了他一眼,举起酒杯,说,我们再碰一个。吃完饭,黎兆平提出去唱歌。唐小舟知道,这是在为自己安排活动。唐小舟虽然很想和冷稚馨多接触,却不想去那样的场所,担心被熟人碰到,说,算了。这几天没睡好觉。黎兆平说,那我们去喜来登喝茶,你也可以去那里睡觉。这个提议,倒有点让唐小舟心动。唱歌的地方很闹,想和冷雅馨说话也麻烦。喜来登三十八楼很静,说话方便。他正要答应时,手机响起来,拿起一看,是侯正德,他以为处里有什么事,立即接听了。侯正德说,唐处,我在你家门口了。唐小舟愣了一下,这个侯正德,怎么跑到我家里去了?转而一想,难道说,他的事定下来了?不然,他为什么要上自己家里?他问,有什么事吗?侯正德说,没什么事,当面感谢你一下。当面感谢7那就是事情定下来了。怎么定下来的?今天一整天,自己都和赵德良在闻州,余丹鸿应该没有机会和他碰头吧。这么说,是余丹鸿单方面定的?余丹鸿为什么突然改变了主意?侯正德要到自己家,估计是要给自己送札,自己如果不当面,这个礼,肯定又被谷瑞丹收了。他突然觉得,自己还是回去一趟比较好,便说,那你稍等一下,我很快回来。唐小舟要走,大家也只好散了。阳春玉有车,王宗平跟着阳春玉走。黎兆平身边有两个女人,只有舒彦独自一人,由舒彦送唐小舟回家。回到家,谷瑞丹和侯正德正坐在客厅里说话,保姆小花带看唐成蹊在房间里做作业。见门打开,唐小舟出现在门口,谷瑞丹便说,我们家领导回来了,今天难得女儿从房间里出来,说,爸爸,你是不是比省委书记还忙唐小舟没好气地说,去去去,回房间做作业去。见侯正德站着,便说,侯处,你坐你坐,我先洗把脸。说着,进入自己的房间,放下包,脱下正装外套,换了一件居家休闲装,又去卫生间洗了脸,才回到客厅,陪侯正德坐下来。谷瑞开替侯正德的杯子里加了水,又给唐小舟端来一杯茶,进了房间。唐小舟问,是不是那件事已经定下来了侯正德说,多亏唐处照顾。唐小舟问,怎么定的?昨天,他的口气好像不太乐意呀。侯正德说,因为事情没有眉目,我也就没有向你汇报。昨天下午,他把我叫过去,对我说了好多话。唐小舟哦了一声,问,他怎么说?侯正德说,总之就是那些话。说得含糊其词,大概是说,这几个月,你可能会更多地在下面跑,赵书记身边又需要人,所以,他考虑从一处安排一个人,临时跟在赵书记身边。

刚到办公室,电话响了。这部电话一直不怎么活跃,尤其这么早就有电话来,倒是一件奇怪的事。唐小舟接起电话,听到余开鸿在说,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来到余开鸿的办公室,余开鸿对他显得很客气,说,小舟,坐。唐小舟在坐下来之前,问道,秘书长找我有事?余开鸿说,正德同志另有任用,这件事,你已经知道了吧?唐小舟说,我听说了。余开鸿说,正德同志离开之后,我需要给德良书记重新物色秘书,想来想去,厅里的这些人,还是你比较适合。唐小舟说,那好,我和侯处把工作交接一下。他心里却在想,这个余开鸿,把自己当菜乌呢。什么想来想去,综合一处,本来就是替省委书记服务的,而综合一处的处长,就是省委书记的生活秘书。当初,他担任扫黑联络员,并没有说他不再担任综合一处处长,甚至没有明确他不再担任赵德良秘书,侯正德只不过是临时充任而已。想到侯正德得到那个位笠,至少花一万元,余开鸿这番动作,到底是想自己给他送钱,还是希望自己对他感恩戴德?离开余开鸿的办公室,唐小舟上楼去找侯正德。侯正德见到他,带点神秘地说,余找你谈过话了?唐小舟说,是啊。侯正德问,他没有暗示要你表示一下?唐小舟不想谈这个问题,问,你什么时候走?侯正德说,把这一摊子事交给你就走。唐小舟说,昨天说吃饭的事,我估计时间上不一定安排得过来。我给你准备了一点小礼物,表示一点心意。说着,他拿了一块手表,递给侯正德。侯正德说,唐处,你这是干什么?我们之间,不需要这个。唐小舟抓住他的手,将手表塞到他的手里,说,拿着。至于吃饭,我尽量抽时间,万一抽不出来,相信你也不会怪我。侯正德说,我怎么会怪你?唐小舟说,谢谢你的理解。现在,我们还是工作吧。说着工作,可手机开始震动起来。唐小舟拿起一看,某个官场人物,以前电话联系挺频繁,他坐冷板凳的这段时间,一次也没有联系过,余开鸿刚刚找他谈话,立即电话来了。他原本不想理这种人,将手机放在一边,任由它震动。转而一想,人家是小人,你不能也做小人吧,虽然经历了这次波动,看清了好多东西,毕竟经历让你更加成熟,你的表现,也应该更加成熟才对。何况,官场就是这么现实,每一个官场中人,需要维护的关系实在太多,偶尔疏忽某个人,也是正常的。他拿起电话,很热情地和对方聊起来。无非是约吃饭,唐小舟装着很爽快地说,好哇,没问题。对方立即说,今天晚上怎么样?应付这类事,唐小舟很有经验,他说,时间不能定。不过不要紧,你们吃你们的,到时候,我如果抽得出时间,一定去。和他第一天接任这一职位的情况差不多,这个电话刚断,又有新的电话进来,他再次拿起来看了看,接听,仍然是那些话。他重新回到赵德良身边的消息,显然传开了。此前,他以为这类消息,是省委高层传出去的,现在他知道了,根本不是这么回事。省委领导们,才不屑于传递这样的消息,下面市里县里的领导,都会在省里发展自己的信息源,这类消息,肯定是信息源传出去的。官场就是这么现实,所有的关系,在于你是否有利用价值。有了这次经历,唐小舟甚至心存感激,毕竟,他看清了好多人好多事。电话再一次震动他拿起一看,是王宗平。唐小舟拿起电话,说,宗平,你好。王宗平说,我刚刚从省政府办公厅出来,所以给你打个电话。唐小舟一想,明白了。彭清源的秘书已经安排,是不是让他去给彭清源当秘书?他问,怎么说?王宗平说,他们说,暂时借用。唐小舟说,这没问题呀。你是市里的人,要到省里,肯定是暂时借用了。王宗平说,但秘书长的语气,我听明白了,他们好像并不准备长期用我,只是临时过渡一下。唐小舟说,你糊涂,临时过渡又怎么样?用还是不用,还不是彭省长一句话?王宗平说,那你的意思,我还是去?唐小舟说,当然去,这还用考虑?王宗平说,我怎么感觉这事有点不靠谱?唐小舟声音提高了一点,说,胡说八道,什么叫不靠谱?领导用人,有领导的想法有领导的方法,这不是你要考虑的。你只要把自己的事做好。王宗平说,那好,我听你的。唐小舟想了想,问侯正德,今天中午老板有什么安排?侯正德说,闻州在喜来登有个活动,汽车城项目的谈判,中午有一个工作餐会。唐小舟再问,你去吗?侯正德说,我要去的。唐不舟转而对着电话说,我给兆平打个电话,如果他有时间的话,我们中午就去喜来登,大家一起聚一聚。王宗平说,我也有这个意思,到省里以后,能聚在一起的机会,就不那么容易找了。挂断电话后准备给黎兆平打电话,可是很讨厌,他还没有翻到黎兆平的号码又有电话进来,一个副市长。唐小舟只好接听电话,不等对方出声,他先说了,对不起,在开会,然后挂了。继续翻黎兆平的号码,又被打进来的电话冲了。唐小舟干脆扔了电话,翻出电话号码本,用座机拨通了黎兆平的电话。黎兆平说,这是好事,一定要聚一聚。这样吧,我来安排,安排好了给你们电话。放下话筒,唐小舟对侯正德说,正好,你去阳通上任,王宗平来省里上任,我嘛,也算是胡汉三回来了,中午,你抽点时间,我们一起喝杯酒。侯正德觉得有点为难,他才刚刚下去,背着书记另搞动作,书记会不高兴吧?他说,我怕走不开。唐小舟说,你放心,你告诉老板,黎兆平在隔壁,你去敬一杯酒。他保证不会说什么,说不定对你今后还有好处。侯正德看了他一眼,似乎在评估他这句话。他很想说,你还不知道黎兆平和老板的关系?转而一想,这种事,还是少说为妙。他并不认为侯正德是个适合在官场的人,自己之所以帮他,关键在于他交给自己的那封有关尹越的举报信,自己不信任他,也园于那封举报信。官场毕竟是官场,在官场交朋友,那是很幼稚的想法和做法。朋友是要分层级的,官场所交的朋友,只能是官场朋友,商场交的朋友,只能是利益朋友,酒场交的朋友,自然就是酒肉朋友。你都可以认为这是朋友,可你一定要明白前面的定语。那样,你也就能够时刻提醒自己,这些朋友的性质,不至于被这类所谓的发情所伤。中午,黎兆平在喜来登要了一个小厅。并不像以前那样,叫一堆关女作陪。黎兆平是个很有分寸的人,他清廷,中午这餐饭,并不仅仅只是吃饭,毕竟还有些话要说,如果有美女在场,吃饭的性质,完全变了。三个人坐下来,黎兆平让服务员将其他的位子全部撤走,希望三个人坐得宽松。唐小舟说,留一个位子,等一下还有个人来。黎兆平不知道此事,便问,什么人?他显然不想自己这个三人帮夹进另一个人。唐小舟说,侯正德。黎兆平不太熟悉侯正德,却也知道,目前侯正德顶替唐小舟当赵德良的秘书。黎兆平说,我听说已经定了,他去阳通当副秘书长?唐小舟说,是的。王宗平问,那你回赵书记身边?唐小舟故作平静地说,我本来只是临时抽调,今天余丹鸿还煞有介事地找我谈话,说想来想去,只有我最合适。黎兆平点菜的间隙说,别理他,这个人有点阴阳怪调,拿鸡毛当令箭。黎兆平是个非常讲究生活质量的人,当然,他也有能力讲究。他点的菜非常高级,相对于喜欢吃辣的雍州人来说,堪称另类。他将菜单拿在手里,却不打开,十分熟练地将一个又一个菜名报给服务员。他说,一个鹤肝A鲍鱼。一个神户黑椒牛仔骨。一个香煎雪鱼。象K蚌刺生,芥末拿一支上来,我们自己加。海参肘子。两斤极品肥牛下火锅,另外每个人上一碗鱼翅。唐小舟和黎兆平一样,不是非常热衷于辣菜,王宗平则不同,他是无辣不欢,不辣的菜,在他的嘴里,统统是难吃得要死。见黎兆平报出这些菜,王宗平顿时叫了起来,说,一个辣菜都没有,你还让不让人活呀。黎兆平将菜单往他面前一放,说,你真不好侍候,我有心让你吃点好的,你却上不得台面。你要辣菜,自己点好了。王宗平也不看菜单,报了两个雍州菜,服务员却说这里没有。

本文由管家婆开奖现场直播发布于学术刊物,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五卷,第十七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