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号首长,官场也急需洗牌12

杨泰丰说,是的,有些图片资料,需要给省委看一看。赵德良见他们在安装投影仪,又看了看表,便说,时间也不早了,你们安装机器大概要点时间,要不这样吧,常委们还没有吃午饭,我们先休会。丹鸿同志和食堂联系一下,叫他们立即送些快餐上来,吃过了我们接着开会。唐小舟有一种预感,下午赵德良将力挽狂澜,但到底怎样扭转局面,实在是太考验一个人的政治智慧了,至少他是束手无策。离开会议室,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唐小舟想给徐雅宫打个电话。那些人的矛头指向她,公开声称要求报社将她交出来,此时,她一定承受巨大的压力,这种压力,是自己给她找上的。在这种关键时刻,她最期待的,很可能是一个来自他的电话问候。这女孩还真的懂事,事情发生已经几个小时,她竟然没有给他打电话。她显然知道,此时他正忙着,该做的事,他一定会去做,事态没有平息之前,就算给他打电话,也只可能是添乱。掩上门,掏出手机,正要打的时候,手机震动起来。唐小舟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上面是三个字:叶万昌。叶万昌7怎么是他?出了这么大的事,他在哪里?他立即接起电话,听到叶万昌说,唐处,是我,叶万昌。唐小舟说,叶书记好,你现在在哪里?叶万昌说,我在现场。赵书记在呜?我向他汇报一下。唐小舟说,好的,你稍等。来到赵德良办公室,赵德良正在打电话,见他进来,便拿眼望向他。杨泰丰坐在对面的沙发上,估计是在向赵德良汇报,被这个电话打断了。唐小舟和杨泰丰点了点头,转向赵德良,指了指自己手机,轻声说,柳泉市的叶书记。赵德良对着话筒说,等你来了我们再联系。我这里有点事,先桂了。挂断电话后,唐小舟将手机递给赵德良,赵德良看了看显示屏,然后贴在耳边,说,万昌书记,情况怎么样?嗯,嗯,来的都是些什么人,你们搞清楚了?一个都不认识?这么说,不是你们柳泉的人?口音能说明什么?我现在要知道的是,这是些什么人,从哪里来的,谁是他们的组织者。事情已经持续一上午了,你们到现场也已经两个小时,却什么都没有搞清廷,你是不是希望我亲自到现场去搞清廷?别的都不说了,那是下一步的事。现在你明确告诉我,这些人,你能不能弄走,什么时候弄走?说到这里,赵德良显得有些不耐烦了,口气严厉起来,他说,所有的客观理由都不要说了,那是下一步的事。你现在只告诉我一点,那些人什么时候走。我可以明确告诉你,省委是在给你机会,能不能把握这个机会,就看你了。就这样吧,我这里还有事。听赵德良的口气,唐小舟心中一愣,暗想,这件事难道真的与叶万昌有关?若真如此,他的胆子也太大了吧。唐小舟接过手机,转身往外走,听到身后赵德良对杨泰丰说,你继续。杨泰丰说,我们已经查阅了所有相关档案,目前可以确定的是后面的话,因为唐小舟关上了门,听不清了。回到办公室,唐小舟立即拨通了徐稚宫的手机。接起电话,听到的是徐稚宫的哭声。唐小舟说,别哭别哭,有话慢慢说。徐稚宫哭着说,师傅,我怎么办?唐小舟说,什么怎么办?天没有塌下来嘛。徐雅宫说,赵世伦已经找我谈话,宣布对我停职审查。师傅,我好害怕。唐小舟说,他说的话不算。就算要追究责任,那也是省委宣传部的责任,是省委的责任,与你没关系。徐稚宫说,是不是真的?闹出这么大的事,我吓死了。唐小舟说,就是考虑到你会急坏,我才抽时间给你打电话。你放心,省委正在处理呢,一有消息,我就会第一时间告诉你,你放心好了。有我呢。吃过午饭继续开会。这些人,大多习惯中午睡午觉的,现在没有时间睡了,显得有些疲惫,精神状态不是很好。虽然没有人表态唐小舟是否可以继续列席,因为太关注此事,他便进了会议室,反正没人赶他,他也就装糊涂。赵德良见所有人都到了,便宣布继续开会。他说,省公安厅的泰丰厅长有些材料,需要提交给常委们看看,下面,我们请泰丰同志说说吧。杨泰丰要介绍情况,常委例行的排位有些变化,当中的位置让给了杨泰丰和公安厅的一个年轻小伙子。小伙子正操作面前的电脑,投影仪的光柱,投射在墙边的大屏幕上,上面有一个鼠标箭头在游动。鼠标在一个文件夹中点了一下,上面有很多文件。箭头点击了其中一个文件,屏幕上开始播放视频,是报社门。那些围堵者的画面。杨泰丰说,这是报社门前的情况,下面有显示的时间。镜头在此时定格了,其中一个人的头像被拉近。杨泰丰指着屏幕说,这个人的身份,我们已经查清了屏幕被切割,旁边出现了另一幅图片,这是一幅犯人服利时的登记照,旁边是此人的性名籍贯年龄等资料。杨泰丰说,这个人名叫刘凯,曾囚盗窃罪被判刑三年,出狱四年。鼠标再点击一下,镜头继续播放,又回到现场画面。不久再一次定格,出观了另一个头像以及旁边的登记照。杨泰丰介绍说,这个人名叫严志国,曾因伤人罪,被判刊五年,刑满出狱三年。杨泰丰前后介绍了几十个人,这些人中,绝大部分是刊满释放人员,极少几个虽然不属于两劳范畴,却是公安部门监控范围,比如吸每人员、卖淫人员等。被介绍的人员中,有两名女性,这两个人曾经囚卖淫被公安部门多次处罚。赵德良见杨泰丰还要继续介绍下去,打断了他,说,泰丰厅长,这些情况,你不必一一介绍了,你直接告诉我们,已经查清身份的,有多少人?是些什么绘构杨泰丰说,由于时间太短,已经查清的,有五十多人。至于这些人员结构,刚才介绍的情况中,已经很清廷了,主要有三大类,一是结束两劳人员,二是有过劣迹甚至被公安部门列入监控对象的社会闲杂人员,三是从事色情业的女性。赵德良问,那么,省厅有结论了呜?杨泰丰非常肯定地说,结论还没有,但我们有个统一意见,认为这次群体性事件,极可能是由当地黑恶势力组织。我们作出这种判断,有几项理由,第一,刚才我已经向省委汇报了,这些人中的绝大多数社会经历复杂,有前科甚至被司法机关处理过。显然,他们不能代表民意,如果我们认为这是一次民意表达,那是非常荒唐的。第二,事件发生在凌晨五点多钟,这些人要么是半夜离开柳泉赶到雍州,要么是昨天晚上已经到了。这就绝对不可能是自发的,而是有组织的。第三,如此大规模的行动,四五百人从柳泉赶到了雍州,而且是统一行动,当地应该有风声传出,但事前我们一点消息都没有得到,这很令人生疑。因此,我们初步判断,这是一起黑恶势力在背后操纵的群体性事件。结论一出,陈运达立即拍了桌子。大家都在听杨泰丰说话,听到猛的一声拍桌声,所有人全都惊了一下,不约而同转过身去看陈运达。陈运达的脸色很难看,青紫青紫的,他说,太嚣张了。他们想千什么?向省委向政府叫板吗夕竟然丧心病狂到如此程度,他们眼里还有党还有政府没有?陈运达狠狠地发了一通脾气,后面说了些什么,唐小舟并没有听清,囚为他趴到桌子下面接电话了。电话是柳泉市市委书记叶万昌打来的。叶万昌在电话中说,市委市政府相关人员到达现场后,做了大量工作,目前,所有上访人员,已经被劝离现场,江南日报社门前,已经没有上访人员,袄序正在恢复。唐小舟问,对那些人,你们准备怎么办?叶万昌说,市里组织了十几台车,又从雍州租了几台车。所有人员,包括市委市政府的工作人员以及所有上访人员,都已经集中,现在正在上车。市里的干部,被分散在各辆车上,估计半个小时内,就可以发车返回柳泉。唐小舟抓着手机走到赵德良身边,小声地对他介绍情况。赵德良听了汇报,没有说话,只是向唐小舟伸出一只手。唐小舟一时没有明白,又不能不应对,只好抬了一下自己的手,赵德良一把抓过了他的手机,贴在耳边,同时站起身来,嗯啊地装着接电话,走出了会议室。经过杨泰丰身边时,赵德良用另一只空出的手,轻轻拍了拍他。叶万昌说,市里组织了十几台车,又从雍州租了几台车。所有人员,包括市委市政府的工作人员以及所有上访人员,都已经集中,现在正在上车。市里的干部,被分散在各辆车上,估计半个小时内,就可以发车返回柳泉。唐小舟挂断电话,站起来,向赵德良走去时,手机还抓在手上。他走到赵德良身后,弯下腰,小声地向他介绍情况。赵德良听了汇报,没有说话,只是向唐小舟伸出一只手。唐小舟一时没有明白,又不能不应对,只好抬了一下自己的手。赵德良一把抓过了他的手机,贴在耳边,同时站起身来,说,我是赵德良,你说吧。经过杨泰丰身边时,赵德良用另一只空出的手,轻轻拍了拍他。杨泰丰会意,立即站起来,跟在赵德良后面,走出会议室。唐小舟也跟着进入赵德良的办公室。赵德良已经站在办公室中间,转身对唐小舟说,把门关上。唐小舟刚刚将门关好,赵德良便对杨泰丰说,事情已经解决了,全部人员已经登车返回柳泉。杨泰丰说,怕就怕事情不会这么简单。赵德良说,你现在马上做三件事,一,立即组织一个小组,沿途暗中保护,路上不准出任何状况,也不要让他们觉察。这个任务很重要也很艰巨,你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杨泰丰以军人姿态,站起来,立正答应说,是,保证完成任务。赵德良将伸出的一根手指变成两根,接着说,第二,由武警江南省总队通知武警柳泉支队,在武警柳泉支队选一个地方,并且对这个地方警戒,等这些人到达后,配合省厅小组,立即对所有人收审甄别。杨泰丰说,柳泉支队的训练基地离高速公路出口不远,可以利用。赵德良说,好,就这样定了。第三,省厅小组私柳泉市局一起,对柳泉市黑恶势力的头目进行控制,不准有任何人漏网,随时准备扫黑行动。杨泰丰拿起手机打电话。赵德良走到办公桌后面,拉开抽屉,拿出一份材料唐小舟并没有认真看,也能猜到,他拿出的,是省厅的那份报告。至此,唐小舟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痛快,也有一种由衷的钦佩。什么叫大逆转?这就是大逆转。他大概是惟一了解内幕的人,他能强烈地感受到这种大逆转的惊心动魄,赵德良却不动声色,显得是那么的沉着冷静。随着越来越深入地了解赵德良,唐小舟觉得,这个人表面上看上去显得文弱,甚至有些迁腐,实际上,他的内心深处,有一股巨大的力量。这股力量,既不是权力带给他的,也不是个人人格魅力形成的,而是一种知识的积累。用市井的话说,那是善于权术,用官场的话说,那是政治智慧。用唐小舟自己的理解,这就是控制权力平衡的能力,就是王道。这场斗争,刚刚拉开大幕,接下来还会出现什么样的反复,目前难以估计。唐小舟坚信,赵德良驾驭全局的能力超强,任何风浪,都不可能超出他的掌控力

还有一件事令他感慨。丁应平明显不赞成这样千,最终,他选择了和赵德良保持一致,在常委会上,他不仅没有推脱责任,将赵德良抛出来,甚至将所有责任,揽在了自已身上。这也恰恰说明丁应平政治上的成熟。这种成熟,同样是唐小舟需要学习和修炼的。问题是,赵德良迫于政治压力不得不退却,唐小舟感到有些委屈,甚至觉得,民众中的说法确实很有道理,赵德良太弱了,关键时刻,不敢坚持自已。毕竞,丁应平已经跳出来,彭清可能是完全支持他的,在这种时候,他如果不退,坚决地力挺丁应平,会是什么结果?在他看来,赵德良退得有些不应该。令唐小舟没料到的是,赵德良虽然在常委会上退了,风波却没有因此过去。赵德良想拿这件事做文章,别人也一样想拿此事做文章,到了第二天,形势出现了急剧变化。第二天早晨五点刚过,唐小舟被手机铃声吵醒了。他想,这是谁呀,这么早来电话。看了看来电显示,是日报集团办公室的电话。他想.日报集团办发什么神经,这么早就给人打电话,另J说太没有政治素质,也太不通人情了吧。接起电话,听了几句,他立即从床上跳起来,原本残存的一点睡意,顿时一扫而光。给他打电话的是日报值班副总编抖刘承魁。昨天的常委会上,他接替赵世伦担任总编辑的议案已经通过,只不过还没有正式谈话和下文。刘承魁在电话中说,小舟吗?我是刘承魁。唐小舟说,刘总啊,这么早,有什么事吗?刘承魁说,出大事了。唐小舟听到此话,暗吃了一惊,却还说,你别着急,慢慢说。刘承魁说,报社大门被人围了,印刷厂门口的送报车,全都堵在了院于里,江南日报、雍州都市报和雍新晨报,三家大报共一百多万份报纸,一份都发不出去。此时,唐小舟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只是普通地问道,谁这么大胆?敢国攻党报刘承魁说,外面有四五百人,他们要求报社交出不负责任的记者徐稚宫。唐小舟猛地跳了起来,暗想,天啦,引发了群体性事件。他有些慌了,没想到事情会以这样的方式发展,局面如果得不到拉制,并且继续闹大的话,中央一旦知悉,那是要追究责任的。这个板子,首先会落到丁应平头上,其次,赵德良恐怕也要挨板子,弄得不好,就会成为第二个衷百鸣。他问刘承魁,那些人都打出一些什么口号?刘承魁说,口号很多,有什么要稳定不要运动,稳定压倒一切。想整垮万隆服装城是别有用心。谁反对经济发展谁就是反对改革。这件事实在太大了,唐小舟不得不拨通赵德良的电话,将此事向他汇报。赵德良的语气倒还冷静,听不出一丝慌乱。赵德良略想了想,说,我马上去办公室。你现在立即做几件事,第一,给杨泰丰同志打电话,让他打我的手机。第二,给冯彪打电话,让他立即来接我。第三,给丹鸿秘书长打电话,让他马上到办公室等我。你不用来省委了,你住在公安厅,直接去泰丰同志那里,随泰丰同志行动,有什么事,随时和我联系。唐小舟拨通了杨泰丰家的电话,仅仅说了一句话,江南日报被人围攻,赵书记让你立即给他打电话。挂断电话,他开始穿衣服。谷瑞丹大棍听到他的声音,感觉不对,穿着睡衣来到书房,推门进来问,发生了什么事?唐小舟原本不想告诉她,转而一想,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公安厅一定异常紧张,她作为宣传处处长,做点准备也是应该的,至少可以从杨泰丰那里捞点印象分,便说,江南日报被人围了,估计省厅要出警,你还足准备一下吧。匆匆刷了牙,洗了脸,往包里塞了两块手机电池,跑着出门,赶到公安厅办公楼前,见这里早已经停着两辆汽车,一辆奥迪,是杨泰丰的座车,另一辆警用指挥车。两辆车顶上,均闪烁着警灯.杨泰丰还没有到,唐小舟只好在那里等。手机响起来,拿起一看,足丁应平的秘书董绍先。接通电话后,董绍先说,丁部长和你说话。唐小舟等了一会儿,丁应平的声音传过来。丁应平说,小舟呀,真没想到情况会演变成这样。唐小舟说,是啊。丁应平又说,老板有什么指示吗?唐小舟说,我准备跟省厅的杨厅长去现场,老板那边,我只是打电话告诉他消息,具体什么情况,我还不知道。丁应平说,我现在赶到报社去,有什么情况,希望你及时告诉我。发生了群体性事件,谁都害怕,丁应平也不例外。唐小舟原想保持一贯的少说为佳原则,转而一想,这件事,毕竟是自已惹起的,此时的丁应平,大概有种大祸临头的感觉吧?怎么着,自已也要在背后力撑他,主动对他说,首长放心,我感觉老板非常冷静,他心里一定有数。很快,杨泰丰匆匆赶来了,和唐小舟握了握手,拉着唐小舟坐上了他的汽车汽车迅速拉响警报,向江南日报社急驰而去。在车上,杨泰丰主动谈起具体的安排。他说,按照赵书记的命令,他已经向市局、区分局以及武警雍州支队和防暴支队下达命令,他们正在赶往现场。同时,他已经下令省厅和市局派出相关人员着便装带上针孔摄像机,对现场进行录像。附近几个制高点,也都派出相关人员进行摄像。相关的录像资料,将会及时发送省厅进行鉴定。省厅技侦力量也已经全部到位,万事俱备。唐小舟以前也经历过群体性事件.当时他是以记者身份深入到群众之中.并没有如此近距离接近指挥中心。听了杨泰丰提到的处置方案,他心中便想,看情形,赵德良并不是立即想办法遣散闹事者,而是维持铁序?为什么会这样?要知道,这样的事件,拖得越久越不好解决。当然,他也想过,知果自己是赵德良,应该怎样解决此事?处理这类群体性事件,确实是考脸当权者执政力的一大难题,如同民间的一句俗语:嫩豆腐掉进灰里,吹又吹不得,拍又拍不得。处且矛解肖过当,后患无穷。这大棍是赵德良入主江南以来,遇到的最大最严峻的考脸。对于是否能够平德顺利地通过这场考脸,唐小舟心里一点数都没有。此时,他最希望的是留在赵德良寿边,从旁观察赵德良处理危机的能力和手段,说不定自己可以学到很多东西杨泰丰的对讲机里,不断有消息传来。开始是各个部门赶到现场后的通报,接着,便有各方面的消息汇总。聚集者大约有五百人,因为是清晨,街上人流少,并没有形成围观。但江南日报门前是雍州市的主干道,闹事者将道路完全堵了,双向被堵了很多车辆,交通完全堵塞。眼看上班高峰就妥到来,这条主千道,承受着整个雍州市巨大的交通压力,如果不能尽快解决此事,对于雍州市一天的铁序,都会形成极大影响。武警防暴支队按照命令,正在将闹事者压编到报社门前,交警开始疏散车辆,要求所有经过报社门前的车辆绕道行闹事者人数众多,目前还无法发现组织者,他们的年龄层次比较单一,二十岁至三十五岁的男性居多,也有极少数女性,这些女性,主要是一些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从口音利断,闹事者主要是柳泉人。现场已经聚集了一些围观群众,两百人左右,公安部门正在甄别,以便将其硫散。指挥车赶到现场。现场聚集了大批警察和武警,整个路段被拉制。雍州市公安局在江南日报社对面的一幢高楼建立了指挥部,分管公安政法的副市长邓初华在此亲自指挥。杨泰丰和唐小舟到达指挥部,邓初华分别和两人握手,介绍情况邓初华说,按照省委的统一部署,目前局面正在得到拉制,报社门前的交通,南向北已经恢复,但车辆受到拉制,主要是公交车可以行驶,其他车辆,一律改道。北向南,道路还被闹事者占有,估计需耍半个小时左右,才能完全恢复。唐小舟并不希望人家当自己是领导,他没有像杨泰丰那样听汇报。毕竟,邓初华是常务副市长,省会市属于高配,副市长属于下斤级,常务副市长是省委委员,市委常委,和不挂政法委书记的公安厅长,是平级的。从某种意义上说,他的实权更大。面对杨泰丰.他摆出低姿态.主动向他汇报.那是因为,邓初华原是雍州市公安局长,当时,杨泰丰就是副厅长,是他的老领导。

本文由管家婆开奖现场直播发布于学术刊物,转载请注明出处:二号首长,官场也急需洗牌1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