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世沉浮,不请自去

  肖总是一位对小王的事业起到巨大作用的重量级人物。
  小王一直想让自己进入肖总的视线,只是苦于没有人给他引荐。
  终于有一天,小王得到准确消息:肖总的儿子要结婚,小王一拍大腿,自言自语:这回机会可来了!
  妻子得知他想以不速之客的身份参加婚礼,忍不住笑话他说,在那个名流云集的场所,你就是一个不起眼的无名小卒,除了白搭工夫和礼份子钱,连肖总的手你都握不着一下,听人劝吃饱饭,我看你还是歇菜吧你。
  小王被打了这样的消极针,却一点儿也不泄气,笑着对妻子说,不试怎么知道结果?我试试。
  肖总儿子婚礼上,虽不是人山人海,却可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自然有些拘谨的小王夹在其中,真是显得相形见绌。
  当贵宾中有人因为见着小王这圈外人而不停窃窃私语时,肖总也发觉了小王这匹从未见过的小“黑马”。
  若在平时,肖总是很反感这种不请自来的陌生人的,可能今天是大喜的日子,肖总不但没有不快,还很热情地跟小王打招呼,小伙子谢谢你来参加我儿子的婚礼,我怎么叫不出来你的名字呀?
  小王便如此这般地向肖总介绍了自己。
  小王成了唯一肖总单独道谢的来宾。
  后续的故事,不用接着讲读者也能想到了。      

感谢您的关注,请点【目录】阅读其他章节

上一章

(十九)意外升职

下午,素素接到肖总的电话,肖总说:“素素啊,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就现在。”

“好的。”素素回答。素素放下电话,沉吟了一下,肖总这个电话来得蹊跷,早就听说肖总要乘今天下午的航班回集团参加管理者答辩,这个时间,他应该在飞机上啊!现在叫自已去他办公室,到底是什么事呢?电话里说话的口气听起来还很急的样子,素素来不及多想,随手拿了记事本和笔匆忙向肖总办公室走去。她敲门而入。肖总头也没抬,对素素说:“你先坐,等我5分钟,我得回复一个重要的邮件。”肖总表情凝重,专注地敲打着键盘,想毕邮件的内容紧要而紧急的。

待肖总忙完手头的急务,又回复了往常那和蔼可亲的师长的表情,看到素素满脸疑惑,便解释道:“集团把我的答辩时间调整了一下,我明天走。坐吧!”

肖总身材修长、挺拔,肤色白净,年过五旬,头发依然浓密,戴着一副眼镜,十分儒雅。他是那种在任何一个场合讲话都是条理清晰,不紧不慢的人,总是给人以师长的风范。他早年在高校当过老师,大概在40岁左右的时候辞去了高校的工作开始职业经理人的生涯。肖总早年作为合伙人参股的公司早已经上市,他手里仍然持有那家公司一笔可观的股份。经济上的优渥使他早已经实现了财务自由。他饱读诗书,注重人个修养,工作上游刃有余,种种这些使他对待任何人和事都能保持平和而有风度,总之,肖总是个很有个人魅力的人。

他微笑着对素素说:“素素啊,我这次回集团做管理答辩涉及一个重要的内容,就是我们分公司的人事安排。今年分公司业务拓展迅速,这些业绩与你们这些敬业、勤奋的分公司中层的努力是分不开的。关于今年新开辟的两个业务,我做了保守的展望,预计明年规模还会扩大,所以,明年要正式成立业务线,业务线负责人的人选我已经有了。你一直工作努力,能力也很强,也是我一手带出来的人,所以我很器重你,也信任你,我想升你做业务总监,明年你除了要管理现有业务,还要加上这两条业务线,怎么样?愿意接受这个挑战吗?”

关于肖总的这个决定,之前滴水未漏,他突然这么说,让素素很外意。人在职场,升职加薪自是让人欢喜的事。事实上,新拓展的这两条业务,这一年也是素素负责的,对来年这两条业务的规划,素素是有自已的想法的,这两块业务的推广对于素素来说,是水到渠成的事,只是没想到,这么快会涉及到把这两条业务作为二级部门管理。升职了,工作压力是肯定有的,但是她愿意接受挑战,也有信心能胜任,于是,素素回答:“谢谢肖总的提携和信任,我会努力,绝不辜负您的重望。一直以来,承蒙肖总的知遇之恩,引领着我成长。”

以肖总的年纪,他可以做素素的父辈,所以素素对肖总有一种特殊的敬重和爱戴。在肖总眼里,素素聪明、上进,懂事且有修养,肖总打心眼里很喜欢这个象女儿一样的下属,也信任她。人在职场,遇到一个与你思路大体相同,又信任你的上司是福气,恰巧素素就有这个福气。肖总微微一笑,说:“你的努力和成就,有目共睹,不必谢我。我希望你能始终保持这种热情,继续努力!另外,集团要把产品研发中心的主任王欣然调回去,王欣然在集团的背景,我想你也有所耳闻,到分公司来只不过是历练,迟早要回去的。王欣然走后,研发中心主任的位置,我想让周云升顶上,你意见如何?”

对于肖总的这个决定,素素心里很是欢喜,终于有人慧眼识珠了。于公于私,素素都认为周云升是非常合适的人选,于是素素说:“肖总真是周云升的伯乐啊!我相信,周云升也绝对是一匹不负重望的千里马。”

“哦,那我要听听你的具体看法。”

素素接着说:“首先,周云升是研发出身,经过大大小小无数项目的历练,早已经是我手里的技术专家了,目前我们解决不了的技术问题都是依赖于周云升的,产品研发的技术平台有他引领是没有问题的;其次,没有谁对客户业务的理解比他更资深了,在客户那边,他也是专家,即使是客户请来业务的咨询公司或顾问,大多数时候还要向他请教一二呢;第三点,是因为他的个人特质,他专注而有责任心,值得托付。”

肖总靠在椅背上,两只手自然而放松地落在椅子的扶手上,一边听一边微微点头,他和素素的看法一致,这几年,肖总也在不动声色的观察周云升。肖总接着说:“你说得一点也不差,我们看法一致。只是这次他是要管理一支团队……”肖总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不再往下说。素素见肖总有疑虑,忙说:“这几年,如果没有周云升协助我管理团队,我也腾不手来拓展业务啊!”

肖总想了想,觉得素素这话说得一点不差,他一直给素素的压力很大,如果没人帮她分担,她的确是分身无术。同时,肖总在素素的这番话里,也听出了弦外之音,那是超越上司对下属偏爱的另一种情愫,肖总并不介意,他打趣道:“哦!原来周云升有这么多优点啊!难为你细心。”

素素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一时竟无言以对,只是笑了笑。肖总无意为难她,微笑着说:“好吧!从内部提拔的,总比外招空降的强,毕竟是从我们自已的这片土地上成长起来的,打法上比较一致,团队配合比较默契。研发中心也由你先管着,你要多指点周云升啊!研发中心今年的业绩我是不满意的,没能达到我的预期,因为王欣然的背景,集团和分公司也不会对他工作的得失做太多评价,正因为如此,接手研发中心工作人压力就更大了。”

听了肖总的话素素松了口气。她原以为只是提拔周云升,万万没想到,研发中心了要由她来分管,但是话又说回来,因为周云升是研发中心主任的缘故,她工作压力会小一些,若是换作其他人,工作风格上需要相互适应和磨合,人际关系角度可能还需要观察和留心。周云升是可以信赖的,她绝对相信他能把研发中心的工作做好。

“肖总请放心,我会尽全力督导。”

“人事安排的事,先不要说出去。虽然分公司的调整我已经基本和集团的HR总监达成一致意见,但是毕竟还没有走正式的流程。”

“明白,肖总。”

此次谈话,肖总和素素都得到了彼此想要的结果,算是皆大欢喜。


下一章

感谢您的关注,如果您有感兴趣,请主点击【目录】阅读。

本文由管家婆开奖现场直播发布于学术刊物,转载请注明出处:俗世沉浮,不请自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