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秦诗文

进入“三伏”,正是给包谷锄二道草的大好时机。
  但社员们们似乎被火辣辣的太阳晒蔫了,一个个都有气无力、无精打采的。
  生产队长黄武前陪路线教育工作队队长鲁西宝坐在树荫下,时不时地就吼上两声:“快点快点,你们这简直就是磨洋工嘛!”
  没谁理他,也没谁看他,就像他刚才放了一个哧溜屁,连一点响动都没有。
  死气沉沉,磨磨蹭蹭,社员们似乎不是在干活,而是在逃难。
  突然,一阵高亢的歌声打破了寂静:“姐在河边洗白绸,三把眼泪四把流。娘问女儿哭什么,女儿低头难开口。丈夫牛牛指头粗,晚上不能耍风流。女儿熬煎真难受,偷个汉子……”
  那歌词直白、露骨、酸得可以。
  背了多年毛主席语录和报纸的社员们似乎革命觉悟并不高,一听到这样的歌声,就像被注射了一针吗啡,立即就兴奋起来了。
  生产队长黄武前一听,坏了!这歌当着本队社员的面唱唱倒没什么,可怎么能当鲁西宝的面唱呢,你这不是找死吗?
  为了掩住鲁西宝的耳目、封住鲁西宝的嘴,他立即就站起来吼道:“秦二狗,在这光天化日之下,你竟宣扬封资修的东西,我们现在就召开你的批斗会!”
  社员们正要一哄而散,想不到鲁西宝却站起来说:“不用开批斗会了,大家还是继续干活吧。”
  黄武前不解地看着鲁西宝问:“你这是……”
  鲁西宝说:“不瞒你说,上级三番五次地叫我选拔一个农民诗人到县上去参加诗歌比赛,今天一看,秦二狗倒是个苗子。”
  “不行不行!”黄武前连忙摆着手说,“秦二狗唱一些骚歌、酸歌也许还行,可要作诗上台面……”
  “你把他叫来,我问问他。”
  黄武前不敢违抗鲁西宝的命令,立即向秦二狗吼道:“秦二狗,你来一下,鲁队长找你。”
  秦二狗不敢怠慢,慌忙抖抖瑟瑟地来到了鲁西宝的面前。
  鲁西宝抬头一看,嘿,这秦二狗还真长得人模狗样的。五十多岁的年纪,脸上竟是光光堂堂的。虽说穿得破破烂烂,却也掩盖不了一股子英武之气。
  鲁西宝问秦二狗:“除了刚才唱的,你还会唱什么?”
  “嗨,我哪里会唱什么呀?我那是随口溜出来的。”
  “呵?随口溜出来的?那你再溜出一段我听听。”
  “是唱还是说?”
  “唱。”
  “那行!不过我唱了可不能开我的批斗会!”
  “不开不开!你放心唱就是了。”
  秦二狗清清嗓子,马上唱道:“小姐河里把水挑,一对蛤蟆水上漂。公蛤蟆爬上母蛤蟆背,母蛤蟆搂住公蛤蟆腰。母蛤蟆下面蹬蹬腿,公蛤蟆上面弓弓腰……”
  “别唱了别唱了!”鲁西宝忙拦住秦二狗说,“老秦呐,既然你能溜出这样的骚歌,那该也能溜出革命诗歌吧?”
  “能啊,怎么不能?”
  “好!那你再溜一段革命诗歌我听听。”
  “还是唱吗?”
  “不唱,朗诵。”
  “好!”
  秦二狗清清嗓子,立即朗诵道:“毛主席前面指航向,农民心里亮堂堂。抓革命来促生产,斗私批修奔前方……”
  “好!”
  秦二狗还没朗诵完,鲁西宝就率先鼓起了掌。接着就对秦二狗说:“从今天起你就不用劳动了,专门给我准备到县上去参加诗歌比赛。不过你要记住,一定要朗诵革命诗歌,千万别把那些骚歌给溜出来了。”
  两个月后,鲁西宝果然领着秦二狗去县上朗诵了一段革命诗歌:“孔老二不是好东西,林彪跟着摇黑旗。咱们紧跟毛主席,打他个鼻青脸肿又拉稀。……”
  一炮走红,他获得了全县农民诗歌比赛二等奖,成了全县的名人。
  既然是名人,那就不能再叫秦二狗了。鲁西宝揣摩了几天,就将秦二狗改成了秦诗文。为了使秦诗文更体面一些,还把自己的旧中山装送给了秦诗文一套。
  秦诗文穿上中山装,就成了一副干部的样子。
  他不再参加集体生产劳动,成了专职农民诗人,每逢公社、县上诗歌比赛都少不了他。
  许多年就那么过去了,形势突然急转直下,秦诗文这个名人突然没人理睬了。
  在把土地往各家各户划分的那天晚上,别的社员都欢声雀跃,而他的浑身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队长变成组长的黄武前见秦诗文的土地一直荒着,就去找秦诗文。谁知刚到秦诗文的门前,就见秦诗文正满脸污垢地躺在门外的柴禾堆上朗诵道:“还是过去好光阴,不干也给记工分……”   

人们似乎被火辣辣的太阳晒蔫了,一个个都有气无力、无精打采的。
  生产队长黄武前陪路线教育工作队队长鲁西宝坐在树荫下,时不时地就吼上两声:“快点快点,你们这简直就是磨洋工嘛!”
  没谁理他,也没谁看他,就像他刚才放了一个哧溜屁,连一点响动都没有。
  死气沉沉,磨磨蹭蹭,社员们似乎不是在干活,而是在逃难。
  突然,一阵高亢的歌声打破了寂静:“姐在河边洗白绸,三把眼泪四把流。娘问女儿哭什么,女儿低头难开口。丈夫牛牛指头粗,晚上不能耍风流。女儿熬煎真难受,偷个汉子……”
  那歌词直白、露骨、酸得可以。
  背了多年毛主席语录和报纸的社员们似乎革命觉悟并不高,一听到这样的歌声,就像被注射了一支吗啡,立即就兴奋起来了。
  生产队长黄武前一听,坏了!这歌当着本队社员的面唱唱倒没什么,可怎么能当鲁西宝的面唱呢,你这不是找死吗?
  为了掩住鲁西宝的耳目、封住鲁西宝的嘴,他立即就站起来吼道:“秦二狗,在这光天化日之下,你竟宣扬封资修的东西,我们现在就召开你的批斗会!”
  社员们正要一哄而散,想不到鲁西宝却站起来说:“不用开批斗会了,大家还是继续干活吧。”
  黄武前不解地看着鲁西宝问:“你这是……”
  鲁西宝说:“不瞒你说,上级三番五次地叫我选拔一个农民诗人到县上去参加诗歌比赛,今天一看,秦二狗倒是个苗子。”
  “不行不行!”黄武前连忙摆着手说,“秦二狗唱一些骚歌、酸歌也许还行,可要作诗上台面……”
  “你把他叫来,我问问他。”
  黄武前不敢违抗鲁西宝的命令,立即向秦二狗吼道:“秦二狗,你来一下,鲁队长找你。”
  秦二狗不敢怠慢,慌忙抖抖瑟瑟地来到了鲁西宝的面前。
  鲁西宝抬头一看,嘿,这秦二狗还真长得人模狗样的。五十多岁的年纪,脸上竟是光光堂堂的。虽说穿得破破烂烂,却也掩盖不了一股子英武之气。
  鲁西宝问秦二狗:“除了刚才唱的,你还会唱什么?”
  “嗨,我哪里会唱什么呀?我那是随口溜出来的。”
  “呵?随口溜出来的?那你再溜出一段我听听。”
  “是唱还是说?”
  “唱。”
  “那行!不过我唱了可不能开我的批斗会!”
  “不开不开!你放心唱就是了。”
  秦二狗清清嗓子,马上唱道:“小姐河里把水挑,一对蛤蟆水上漂。公蛤蟆爬上母蛤蟆背,母蛤蟆搂住公蛤蟆腰。母蛤蟆下面蹬蹬腿,公蛤蟆上面弓弓腰……”
  “别唱了别唱了!”鲁西宝忙拦住秦二狗说,“老秦呐,既然你能溜出这样的骚歌,那该也能溜出革命诗歌吧?”
  “能啊,怎么不能?”
  “好!那你再溜一段革命诗歌我听听。”
  “还是唱吗?”
  “不唱,朗诵。”
  “好!”
  秦二狗清清嗓子,立即朗诵道:“毛主席前面指航向,农民心里亮堂堂。抓革命来促生产,斗私批修奔前方。”
  “好!”
  秦二狗还没朗诵完,鲁西宝就率先鼓起了掌。接着就对秦二狗说:“从今天起你就不用劳动了,专门给我准备到县上去参加诗歌比赛。不过你要记住,一定要朗诵革命诗歌,千万别把那些骚歌给溜出来了。”
  两个月后,鲁西宝果然领着秦二狗去县上朗诵了一段革命诗歌:“孔老二不是好东西,林彪跟着摇黑旗。咱们紧跟毛主席,打他个鼻青脸肿又拉稀。”
  一炮走红,他获得了全县农民诗歌比赛二等奖,成了全县的名人。
  既然是名人,那就不能再叫秦二狗了。鲁西宝揣摩了几天,就将秦二狗改成了秦诗文。为了使秦诗文更体面一些,还把自己的旧中山装送给了秦诗文一套。
  秦诗文穿上中山装,就成了一副干部的样子。
  他不再参加集体生产劳动,成了专职农民诗人,每逢公社、县上诗歌比赛都少不了他。
  许多年就那么过去了,形势突然急转直下,秦诗文这个名人突然没人理睬了。
  在把土地往各家各户划分的那天晚上,别的社员都欢声雀跃,而他的浑身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队长变成组长的黄武前见秦诗文的土地一直荒着,就去找秦诗文。谁知刚到秦诗文的门前,就见秦诗文正满脸污垢地躺在门外的柴禾堆上朗诵道:“还是过去好光阴,不干也给记工分。”   

本文由管家婆开奖现场直播发布于学术刊物,转载请注明出处:名人秦诗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