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卷

黎兆平的司机陶向阳不一会儿到了。黎兆平以前用的是自己的车,一辆路虎。当娱乐频道副总监时,台里没有给他安排车,他仍然坐自己的车。不仅将私车公用,就连司机陶向阳,也由黎兆平开工资。直到当了总监,才用上了奥迪,陶向阳也成了台里的司机。陶向阳接上唐小舟,开着车东穿西绕,走了一些什么地方,唐小舟闹不清。他是开车的人,竟然不知道雍州市还有这么多小巷。最终停下的地方,叫墨巷小镇。唐小舟对这个地方很陌生,便问,这是什么地方?陶向阳说,这是雍州的一条老街,解放前专门卖笔墨纸规的,所以叫笔墨巷,现在省了一个字,叫墨巷。唐小舟知道笔墨巷很有名气,却不知道在这个角落里。解放前,笔墨巷和文街,是雍州市两条著名的文脉街,笔墨巷卖的是文房四宝,文街卖的是名人的文化作品。正因为笔墨巷和文街遥相呼应,人们才按照文街的叫法,将笔墨巷,也改成了一个字,叫墨巷。解放后尤其是近些年,文房四宝已经成了小众物品,很少有人购买,笔墨巷的生意,也就悄悄消失。令天的墨巷,早已见不到文气,只有一些最落拓的老雍州民居和一些日用百货的商铺和餐饮店。墨巷是一条很窄小的巷子,不能走大车,小车也只准单向行驶,根本没有地方停车。陶向阳将唐小舟放在门口,驾车走了。唐小舟上楼,见这个墨巷小镇外面虽然简单普通,里面却稚致,因为地方狭小,只有五个包间,分别取了五个奇怪的名字,分别叫一筒二索三万四喜五福。推开三万的门,见里面坐了五个人,两男三女。两个男的,自然就是黎兆平和王宗平,三个女的,唐小舟熟悉的仅仅只有一个,舒彦,省城著名的女律师。见门被推开,黎兆平已经望向门口,看到唐小舟,立即站起迎过来。唐小舟知道,黎兆平的架子端得很大,一般人,他是不会恭迎的,坊间传说,有一次,雍州市的某位副市长接受黎兆平的宴请,这位副市长故意端了一点架子,有意晚到了半个小时,进门的时候,颇有派头地站在门口,等着黎兆平过来请他入座。岂知黎兆平坐在那里只是招了招手,这位副市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搞得极其尴尬黎兆平拉了唐小舟的手,说,听说你到闻州去了,以为你没时间。唐小舟说,刚从闻州回来,老板体惊我辛苦,放了我的假。黎兆平说,都是老朋友,也不用介绍了。给你找了一个小妹妹,正在路上。现在只能委屈你,暂时坐在这里,让这个老美女幸福一下。他嘴里的老美女,自然就是指舒彦。舒彦听了这话,顿时一声惊叫,说,黎兆平,我要阉了你。舒彦同黎兆平的渊源很深,两人是高中同学,又是彼此的初恋,后来由于极其复杂的原因,舒彦另择高枝把自己嫁了。此后的好多年间,两人再没有来往。九十年代末期,黎兆平打一场生意上的官司,对方请的律师竟然是舒彦,两人便在法庭上重逢,从此开始恢复关系。许多人认为他们旧情复炽,可黎兆平却说,几十年前的一裸草,那时没吃现在去吃,我怕磕坏了自己的牙。唐小舟和舒彦是熟悉的,只是没有深交。他主动伸出手,对舒彦说,来,我们握握手。舒彦倒是伸出了手,却没有和他相握,作势在他的手掌上打了一下。黎兆平便起哄,说,握呀,干嘛不握?这么好的机会。舒彦推了黎兆平一把,说,握你个头。黎兆平说,握的当然是头,只不过是大头或者小头而已。舒彦曾经在不同的场合说过,做爱就是更深层次的握手。这句话因此成了雍州的名人名言,至少整个雍州官场,都知道这句话。舒彦也知道,很多人在背后提起她根本不叫名字,就叫握手。一些熟人朋友见了她,便和她开玩笑,说,来,我们握握手。她也无所谓,反正当律师若不想和法官握手,官司一定赢不了。王宗平和唐小舟打过招呼,聊了几句,彼此坐下。黎兆平坐的是主席,他的两边,分别是舒彦和一个美女。美女的另一边,便是王宗平。王宗平的身边,也是一位美女,很小巧玲珑的那种,五官长得很精致,皮肤很白。唐小舟没有见过她,听到介绍之后,才意识到,她的名字,自己早已经熟悉。她叫阳春玉,开一间广告公司。黎兆平是认识阳春玉的,常常拿她开玩笑,叫她小一号。意思是说,她什么都比别人小一号,会不会那里也小一号?甚至更进一步开玩笑说,你什么都小一号,和宗平配不配套呀。王宗平大学毕业后分配到省委宣传部,因而和当记者的唐小舟多有接触,大家年龄相仿,意气相投,又都是单身汉,便常常约在一起活动,看画展,游公园,或者是喝酒什么的。算起来,两人的交情,还真不浅,十几年了。后来,王宗平家的一位世交官运亨通,当上了雍州市委副书记,将他从省委宣传部调到市委办公厅,当了自己的秘书。王宗平给那位副书记当了三年多秘书,副书记去了政协,担任政协副主席。副书记离开之前,已经考虑好了安笠王宗平的方案,组织谈话都已经完成,任命文书却迟迟下不来。后来内幕揭晓才知道,这位副书记被安排去政协,是要将他调开以便调查。仅仅两个月后,这位领导便被双规,王宗平也因此接受长时间调查。最终结论是,王宗平洁身自好,屎洁自律,与副书记的贪腐案,没有半点关系。可原本的任命同时被搁置了,他的编制,仍然留在市委办公厅,却再也没有人给他安排工作。唐小舟曾经和他开玩笑,说,你这样还不好?竟然可以不用上班,工资一分不少。听了这话,王宗平只是苦涩一笑,说,不信你来试试。其实,唐小舟很理解他的处境,在他的那个圈子里,大家都将他看成不祥的人物,谁见了都绕着走,别说有人敢用他,就算是离他近一点,人家也怕沾了晦气。阳春玉是王宗平给那位倒霉领导当秘书时认识的,王宗平替她拉了很多广告业务,她的广告公司,也因此摆脱困境。这个女人还是很讲感情的,王宗平虽然步入了仕途逆境,她还是忠实地跟着他,无怨无悔。至于黎兆平身边的那个女人,他只是稍稍介绍了一下,是雍州师大的学生,具体什么情况,唐小舟没太在意。他很清廷,黎兆平的身边,有两样东西是不缺的,一是不缺钱,二是不缺关女。他换美女比换衣服还快,如果他身边的每一个女人,朋友们都要花心思精力记住的话,那是一件很累的事。黎兆平既然约了舒彦一起吃饭,身边又带了一个女人,似乎说明黎兆平和舒彦之间关系纯粹的说法是可信的。坐下之后,黎兆平问唐小舟,令晚应该没什么持别的事吧?唐小舟说,应该没有。黎兆平说,那我们整点白的。不等唐小舟答应,他已经拿起身边的茅台,往唐小舟面前倒了一杯。五个人面前,都已经倒了酒,除了两位年轻女士是半杯外,其他人都是满的。唐小舟说,少来点吧,我怕临时又有事。黎兆平说,你的量,我放心。大家喝了第一轮酒,一个很年轻秀气的女孩推门探进头来。黎兆平身边的师大女孩立即站起来,叫道,雅馨,快进来。就等你了。说着,从座位上起来,走到门边,将那个羞羞的女孩的手抓住,往黎兆平身边走。黎兆平指着唐小舟说,给他给他,我不掠人之美。于是,那个叫雅馨的女孩被带到了唐小舟身边。唐小舟看了她一眼,很青涩的一个女孩,看上去似乎还未成年。她M像天生为解释青涩一词而存在似的,看到她,你完全理解了人们用青涩来形容某个年龄段女性的全部含义。女人的性感,俨如被圈养的鹿群。幼齿的鹿虽然不安分,也会小鹿乱撞,毕竟圈的力量强大,从圈外看,波澜不惊。鹿群一旦成年,情况完全不同,所有鹿从各个不同的方向争相奔突,圈因此承受巨大的冲击力和考验。鹿群似乎有从任何一个方向破圈而出的可能,弹性良好耐力超卓的圈墙,又将这些不安分的鹿一只只拦了回去。有人将女人比喻成花,其实女人恰好体现了花的整个绽放过程。青涩就是小巧的花苞,外形上,它和植物的颜色保持一致,甚至让人误以为那就是植物的叶或者茎。性感成熟的时候,也就是含苞欲放的时候,这时,每一天甚至每一分每一秒,都能感受到变化,那是突变,是一个关于绽放的解释。女人性感的绽放,不仅光彩夺目,摄人心魄,而且千姿百态,千娇百媚。绽放之后,会出现一个漫长的沉寂期,表面上看,似乎不再变化,其实,这是一个漫长的萎谢期。

面前这个女孩,个子小小巧巧的,看不到挺拔的胸脯,锁骨显得瘦弱,皮肤似乎在沉睡,缺乏那种由内向外奔突的力量。当然,她身体结构的优秀还是非常明显的,一张巴掌脸异常精致,有着瓷一样的肤色和一双会说话的眼晴,那双眼睛和那张小脸相比,大得有些夸张,睫毛很长,鼻子挺拔,嘴巴圆润,唇廓线条清晰优美。站在他面前的时候,她眼皮是奔拉着的,眼晴便像两轮黑色的弯月,嵌在哲白之中,黑得引人注目。她身体惟一向外张扬的部位,就是眼睛,此刻,她的眼皮虽然牵拉着,目光却从缝隙中射出来,显得有点张扬,睫毛更是舒展,弯曲成一个弧度。师大女孩向唐小舟介绍说,这是我的同学冷稚馨。再向冷推馨介绍说,这是唐哥唐小舟。又附在她的耳边小声地说了句什么。唐小舟猜测,她一定是告诉冷稚馨,他是省委书记的秘书。听到冷稚馨这个名字,黎兆平故意耸了耸身子,说,真冷。师大女孩说,我跟你们说过,我这位妹妹是冷美人呀。王宗平说,冷雅馨,这个名字怎么这么拗口?师大女孩说,你叫雅馨呀,那样就顺多了。王宗平说,稚馨,你迟到了,酒我们就不罚了,但是,你得给你唐哥敬一杯酒。冷雅馨显得十分害羞,却也端起面前的杯于。舒彦立即替她酌了酒。冷雅馨以一种极小却很好听的声音说,唐哥,我敬你。请。黎兆平和王宗平便闹,说声音太小太秀气,没有听清,重新说。冷推馨脸红了,那种红就像是一种电脑效果,迅速地扩散到整个脸。她倒是声音提高了一点,仍然很小。她说,唐哥,我敬你。黎兆平说,稚馨呀,这样可不行,怎么像要和你唐哥入洞房一样?如果真的入洞房,你怎么办?舒彦大概也觉得这个妹子有趣,说,你这么害羞怎么行?社会是老虎,将来会把你吃得连渣都不剩的。王宗平便拿舒彦开玩笑,说,是啊,你应该学一学这位舒姐姐,社会把她吃成了渣,吐出来。她摇身一变,又成美女了。唐小舟对冷稚馨生出了怜意,不想再闹下去,端起酒,和她碰了一下,自己先喝了。冷雅馨正要喝,黎兆平却不让,说,这样不行,没有过关。说着,走过来对她说,要不这样也行,喝一个交杯酒。冷推馨看了看黎兆平,又看了看唐小舟,不知所措。唐小舟说,算了,人家还未成年吧,看她这害羞样子,你们别闹了。舒彦便说,哟,唐处这么快就怜香惜玉了?黎兆平不依,一定要他们喝交杯酒。冷推馨以一种持别的眼神看着唐小舟,唐小舟看出了她乐意,站起来,端起师大女孩刚刚加满的酒杯。冷推馨将自己的手往前伸了伸,唐小舟也伸出自己的手,两人的手交叉着挽在一起。唐小舟闻到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青草味,这种味道似乎不是香水味,更像是她本身的体味。这种气味让唐小舟心中一荡,顿时有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黎兆平恶作剧,趁着他们喝酒的时候,按住两人的头,往中间推,两人手中的酒泼了出来,脸却贴在了一起。仅仅只是一瞬间,唐小舟感觉到冷稚馨的皮肤极其细嫩,却发烫。两人的脸碰了一下,又迅速闪开了。酒洒到了两人身上,冷稚馨放下酒杯,抓过桌上的餐纸,没有替自己楷,而是替唐小舟楷。王宗平说,没事没事,酒的挥发性好,一会儿就千了。唐小舟说不清为什么,一下子喜欢上了这个女孩。他觉得黎兆平这些家伙闹得有点过了,人家毕竟还是青葱岁月呀,哪里经得起你们这些老油子的胡>}?找了个机会,他小声地对她说,别在意,他们只是喜欢玩,开心一下而已。她小声地说,我知道。他又说,你好像太胆小了。她说,我天生就这样。他说,那应该多接触社会,增长一些见识。她说,我妈也这样说。唐小舟突然觉得,这个女孩白得像一张纸,和她说话挺吃力的。恰好舒彦闹酒,要和他交杯。他便和舒彦开玩笑,说,交杯我就不喝了,我只握手。舒彦说,你怎么说不喝交杯?刚才不是交了?唐小舟说,正囚为刚才交了,我要从一而终,不能再交了,再交就是滥交。舒彦说,滥交你个头,这杯酒,你不喝也得喝。竟抓住他的手,硬是和他交了杯。王宗平又过来给唐小舟敬酒,唐小舟便问他最近怎么样。他说,还能怎么样?混坝。不过,我最近可能会离开。唐小舟没完全明白他的意思,问道,准备去哪里?王宗平说,我爸妈的公司不太景气,想让我去帮忙。王宗平的父母足雍州市最早的商人,早在王宗平读大学前,就开始经营服装生意,从南方倒腾服装到雍州来卖。当时做这个生意的人少,他们占了先,最先富了起来。当时的商人完全没有社会地位,被人瞧不起。正因为如此,他们要求王宗平一定要读好书,并且一定要当官。王宗平大学毕业后,他们费了老大的劲,托了一个早年的关系,才将儿子弄进了省委机关。王宗平运气不佳,背景也不行,完全没有出头之日。他有些心灰意冷,见父母的生意还不错,将以前的服装摊子开成了服装公司,便动了念头,要辞职下海经商。父母却不同意,又出面替他活动,才捞到那个副书记秘书的职位。唐小舟问,你父母的生意怎么样?好像以前听你说不是太好?王宗平说,正因为不是太好,才想我过去帮忙。唐小舟说,能不能再等等看?王宗平不解地望着他。唐小舟说,彭清源的秘书从他当副省长时就跟着他,最近可能要动一动,彭清源正在为此事做工作。只要他的秘书一动,就需要一个新的秘书。我为你做了一些前期工作,彭清源对你印象还不错。王宗平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看了他一眼,举起酒杯,说,我们再碰一个。吃完饭,黎兆平提出去唱歌。唐小舟知道,这是在为自己安排活动。唐小舟虽然很想和冷稚馨多接触,却不想去那样的场所,担心被熟人碰到,说,算了。这几天没睡好觉。黎兆平说,那我们去喜来登喝茶,你也可以去那里睡觉。这个提议,倒有点让唐小舟心动。唱歌的地方很闹,想和冷雅馨说话也麻烦。喜来登三十八楼很静,说话方便。他正要答应时,手机响起来,拿起一看,是侯正德,他以为处里有什么事,立即接听了。侯正德说,唐处,我在你家门口了。唐小舟愣了一下,这个侯正德,怎么跑到我家里去了?转而一想,难道说,他的事定下来了?不然,他为什么要上自己家里?他问,有什么事吗?侯正德说,没什么事,当面感谢你一下。当面感谢7那就是事情定下来了。怎么定下来的?今天一整天,自己都和赵德良在闻州,余丹鸿应该没有机会和他碰头吧。这么说,是余丹鸿单方面定的?余丹鸿为什么突然改变了主意?侯正德要到自己家,估计是要给自己送札,自己如果不当面,这个礼,肯定又被谷瑞丹收了。他突然觉得,自己还是回去一趟比较好,便说,那你稍等一下,我很快回来。唐小舟要走,大家也只好散了。阳春玉有车,王宗平跟着阳春玉走。黎兆平身边有两个女人,只有舒彦独自一人,由舒彦送唐小舟回家。回到家,谷瑞丹和侯正德正坐在客厅里说话,保姆小花带看唐成蹊在房间里做作业。见门打开,唐小舟出现在门口,谷瑞丹便说,我们家领导回来了,今天难得女儿从房间里出来,说,爸爸,你是不是比省委书记还忙唐小舟没好气地说,去去去,回房间做作业去。见侯正德站着,便说,侯处,你坐你坐,我先洗把脸。说着,进入自己的房间,放下包,脱下正装外套,换了一件居家休闲装,又去卫生间洗了脸,才回到客厅,陪侯正德坐下来。谷瑞开替侯正德的杯子里加了水,又给唐小舟端来一杯茶,进了房间。唐小舟问,是不是那件事已经定下来了侯正德说,多亏唐处照顾。唐小舟问,怎么定的?昨天,他的口气好像不太乐意呀。侯正德说,因为事情没有眉目,我也就没有向你汇报。昨天下午,他把我叫过去,对我说了好多话。唐小舟哦了一声,问,他怎么说?侯正德说,总之就是那些话。说得含糊其词,大概是说,这几个月,你可能会更多地在下面跑,赵书记身边又需要人,所以,他考虑从一处安排一个人,临时跟在赵书记身边。

本文由管家婆开奖现场直播发布于学术刊物,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五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