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青拿天鹅

王宫 日落时分,我回到了镐京王城。宫室中已经点起了烛火,亮堂堂的。 下车后先去见王姒,她看到我,露出贯有的和蔼笑容,嘘寒问暖了几句,然后让世妇领我回房休息。 屋子仍然是离开时的样子,各类陈设整整齐齐,收拾的一尘不染。在榻上坐下没多久,寺人将膳食呈上,满满地摊了一案。食物发散着诱人的香味,大半天没吃东西,我早已觉得饿了,马上摄衽洗漱,动手开吃。 正大快朵颐,忽然,旁边响起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公女,食不可过速。” 我望去,只见那世妇没走,正侍立一旁,双眼紧紧地瞅着我。 居然把她给忘了。 去辟雍前的那段日子浮现在脑海中,想起每日被人管着的情景,心下一阵郁闷。微微叹口气,我安慰自己,也罢,细嚼慢咽未尝不好,可以保持身材。 将口中食物缓缓地咽下,我往食器中看了看,在俎上拈起一小片肉。 “公女,食指不甚雅观,女子进食当以中指辅大指。” 手在空中停住。 中指?什么时候有多了这条?我疑惑地望向世妇,她却一脸严肃,目光毫不退让。我挑挑眉,回过头,手指换过来,将肉片送入口中。心想算了,谁让她是王姒派来的人,我忍。 规规矩矩地吃完饭,我洗净手,坐了一会,待寺人收拾了食器后,起身下榻。 坐了大半天的车,脖子酸酸的,我仰仰头,稍稍地活动了一下肩膀。 “公女,姿体当端正,女子熊经鸟伸是为失仪。”世妇道。 我睁大眼睛,这也不让?简直比去辟雍前还要苛刻。终于按耐不住,对她说:“世妇此言差矣,私室之中,行止自当随意些,又无外人,何来失仪之说?” 世妇却一脸不为所动,道:“行止无分内外,时刻慎守方保姿仪无损。天子乃天下共主,王宫之中自然尤重礼仪,公女及笄为妇之年已近,如今不习,更待何时?” “王宫?”我微微挑起眉头。 世妇却没有回答,停了停,只不紧不慢地补充道:“一切皆乃太后之意,臣妇不过听命而行。”王姒对礼法的固执有目共睹,找她理论自然是不可能的事。 “姮可喜欢王宫?”脑海中响起晏曾经问过的话。 我看着那世妇,没有再开口。 ※※※※※※※※※※※※※※※※※※※※※※※※※※※※※※※※※※※※※※※※※ 第二天大食前,我穿戴整齐去见王姒。 堂上,语声缓缓,王姒正坐在上首,与旁边的挚任说着话。 我上前见礼。 “姮来了。”王姒笑意盈盈,让我在一边席上坐下,说:“我等正巧说起颉伯,姮上月往颉探视,小君可安好?” 我答道:“小君身孕已足六月,身体康健。” 王姒颔首,对挚任笑道:“如此,再过三四个月,颉室又将添丁。” 挚任满面笑容,道:“承太后吉言。” 咦?我听到挚任的回答,不解地看她。这时,王姒复而转向我,道:“姮怕是不知,夫人乃颉伯亲母。” 我恍然大悟,没想到挚任和我还有这层关系。不禁仔细地打量,早晨柔和的光线中,她看着也就四十左右,保养得很好,姿容与王姒不分上下,想来年轻时必定也是个美人了。大概是常见她笑的缘故,总觉得她眉宇间比别人多出些温和平易之气。 似乎觉察到我的注视,挚任忽然朝我看了过来,微微莞尔,目光清亮而深遂。我愣了愣,回以一笑,移开视线。 ※※※※※※※※※※※※※※※※※※※※※※※※※※※※※※※※※※※※※※※※※ 幔帐无声低垂,我漱洗一番,坐到镜前,由着寺人衿在后面帮我把头发解下来。 从辟雍回来后,我又开始过上了中规中矩的宫廷生活。 一连几天,在世妇的严厉监督下,我用固定的姿势行走,固定的动作吃饭,甚至带着固定的语气说话,禁止一切看起来特异的行为,如果不是寺人衿偷偷帮忙,我甚至都不能刷牙。日常的行动范围只限于太后宫内,每天只行走于居室和前堂之间,偶尔陪王姒在庭中散步,或者到她房中听她唠叨。 我委婉地对王姒说自己想念母亲了,王姒却一脸慈祥,说姮乖巧伶俐,老妇实在难舍,再留下些时日可好?若姮实在想念母亲,老妇使人将她接到镐京同住也未尝不可。 我顿时噎住。这话说得好,我当然不可能让母亲千里迢迢跑来镐京的。 望向镜中,只见里头映着的人面无表情,双眼神采暗淡。我注视片刻,突然抬手捂住脸,用力揉了揉,再放开,强迫自己看上去有生气一些。 心情沉闷不已。过去,我也曾经嫌礼节繁琐,但远远不及现在这样的满腹怨言。在杞国,我是自己宫中的主人,平时只要不过分,我想干什么谁也管不着,母亲虽然是周人,却也从不拿那些条条框框来要求我;而在这王宫……我苦笑,自己不过是个小小的公女,镐京之中,比我身分显赫的女孩一抓一大把,我能到王宫中来也不过是王姒提携,什么事都由不得自己…… 说到王姒,想起临走前,母亲吩咐我要万事顺从王姒的话,还有在颉邑时晏的一番分析。心中明白,杞国要仰仗王姒的地方还很多,利弊权衡之下,她是不好得罪的。 我将手指在镜面上轻轻摩挲,自成周初见以来,与王姒相处的幕幕场景,还有那些耐人寻味的举动言语,如电影般在脑中浏览而过。 若说担心的话,这礼仪倒还算是小事了…… 更衣后,我躺到床上准备入睡,寺人衿却没有走,从衣箱中拿出几件衣服,在席上摊开,小心整理。 我见那些衣服样子陌生,问她:“谁的衣物?” 寺人衿笑道:“自然是君主的,世妇方才送来,说太后赐下,为君主这月添装。” 我讶然:“这月?” 寺人衿道:“君主不知?天子月初在丰祭祀,明日即返王城,宫人都说,下月乃恶月,彼时无甚游乐,故而本月多设聚宴,太后赐衣,定也是为此。” 原来是这样,我了然,看着那些衣服,道:“太后实不必特地如此,些许宴饮装扮,我早有备下,且上回在成周赐的衣物也还崭新,何须再添。” 寺人衿不以为然,道:“君主,那等平凡衣物怎能比得?”说着,她拿起一件上衣在我面前展开,啧啧赞道:“到底是王宫之物,看这质料,小人也只在夫人身上见过两回。” 我瞅了瞅那衣服,的确很漂亮,染着淡淡的紫红色,丽而不艳,很少见。 寺人衿说的没错,这的确是宫中贵妇才能穿得上的。 我沉默片刻,淡淡一笑,道:“多华贵也不过是件衣裳罢了。” ※※※※※※※※※※※※※※※※※※※※※※※※※※※※※※※※※※※※※※※※※ 如寺人衿所言,第二天,周王真的回来了。午后,他风尘仆仆地出现在太后宫,前来拜见王姒。 “吾王可回来了。”见礼后,王姒笑眯眯地说,和周王在堂上分席坐下。 我同众人侍立在一旁,朝上首望去,周王身着朝服,白衣素缯,方正的脸上噙着浅笑,凤眼中目光如电。或许是因为行猎的缘故,他的脸庞上有些日晒之色,却丝毫无损仪表,反而更衬出些年轻君王的孔武。 周王面向王姒,恭敬有礼地道:“多日未见,母亲无恙否?” 王姒满目慈色,道:“我无恙,只是思念吾王得紧。不知丰邑祭祀可顺利?” 周王道:“大致顺利,牺牲贞卜,皆无咎。” 王姒满意地颔首。又寒暄了几句,她转向我,道:“季姒,来见过吾王。” 话一出口,包括周王在内,堂上所有人的目光倏地投了过来。 我诧异地望向王姒,她定定地看着我,颊边含着深深的笑容。我微微抿紧唇角,垂下眼帘,上前几步走到周王面前,下拜道:“吾王。” “起身吧。”周王淡淡地说。 我谢礼而起,仍旧站到一旁。 周王看看我,微笑着说:“季姒自辟雍归来,诸姬受教之事如何?” 我答道:“诸姬已习完乐律,师氏正教授弦歌。” “哦?”周王神情玩味,回头对王姒道:“上回保氏还说乐律难习,诸姬须学至五月。” 王姒笑意盈盈,道:“此当是季姒伴学之功。” 我直直望着她的眼睛,缓声道:“姮不过辅佐师氏,并无建树。” 王姒不语,看着我,目光中微微讶异,我没有避开,坦然相视。 这时,堂下寺人来报,说太子正在堂外候见。 听到这话,周王和王姒皆是诧然,让寺人带他进来。 太子?我好奇地望向堂外,这个太子我知道,名瑕,是王姜诞下的长子。见过了王姜,不知这太子瑕长什么样。 没多久,一个小小的身影出现在堂前。只见那是一个小童,五岁左右,身着素白衣装,生得唇红齿白,一双大眼尤其烁烁明亮。 他梳着总角,样子和惠差不多大,却一步一步地走得有模有样,稳稳地行至周王和王姒跟前,下跪行礼,奶声奶气地大声说:“瑕拜见祖母、父王。”

銮铃 琴音在指下淙淙流动,淳厚绵长。 我从堂前回到西庭,寺人衿给我一张琴,说这是方才申送来的,是姬舆的意思。 姬舆送的?我将它接过,只见它样式极其朴素,却甚为古旧,琴身的漆已经开裂剥落,露出里面干硬的木质。所幸的是保存完整,也没有虫蛀,装上丝线调试,音色竟通透明亮。我心中一动,便将十指放在弦上,慢慢抚起。 饱满的音响带着某种清澄的力量,声声淌在心间,似能将思绪引导开去。 “虎臣前日拒了舅家送媵……”盂刚才的话仍在脑海中盘桓。 弦音在手指的勾剔下忽而一重,又回复温润。 我深深地调整呼吸。 这种事我不是没有想过,姬舆的父母虽然早逝,但他们都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有各自的家族留在世间。贵族间的利益说复杂也不复杂,姬舆一脉单传又宗室单薄,与我成婚以后,舅家的关系势必要被取代,他们不可能没有打算。 说不介意是不可能的,但这到底不由我控制。即便他们不送媵,别的人也会送,将来也难保没有第二家第三家。新妇母家和舅家在义务上是最近的,姬舆先后推拒,别的人再送就显得勉强了,怪不得贵族们会生出议论……我苦笑,自己的事难道总要经过这么多人的允许? 最后一个音在指下完结,我缓缓抬手,余音犹自留在弦上。 忽然觉得门口的天光暗了些,我抬头望去,一个颀长的身影不知何时立在了门边。 目光相遇,我的唇角微微扬起。 “如何不抚了?”姬舆走过来,温声道。 我望着他,不答反问:“公子盂习射完了?” “然。”姬舆说,在我身旁坐下。他的目光落在琴上,含笑问我:“你方才所抚琴曲何名?” 我眨眨眼,答道:“不过信手胡弹。”停了停,问他:“如何?” 姬舆唇角勾勾:“好听。” 就两个字?我不满地瞅着他。 姬舆却笑而不语,垂目看向琴弦,伸手过来。手背上一阵温暖,姬舆与我弦上的手叠在一起,他贴近了些,耳边传来若有若无的热气,带着些汗水的味道。 “我日久未习,技艺粗糙了许多。”我稍稍将身体靠在身后的胸膛上,莞尔道:“不过舆的琴却是好琴。” “此琴乃我祖父传下,家人说,我母亲当年也甚喜爱。”只听姬舆轻声道:“她离世后便一直放在藏室,再无人抚过,今日我记起它,便让申去寻来。” 心思似被什么扰起,沉默片刻,我说:“申却是个能干勤恳之人。” “他在宅中已有多年。吾母过世后,丰宅便一向交由他打理。”姬舆道。弦上,他的手掌缓缓收拢,将我的手牢牢包在其中。 “舆。” “嗯?” 我定定心,回头望着他:“你曾说,母亲是丰人?” 姬舆目中似有微光闪过,颔首:“然。” “何姓?” 姬舆看着我,开口道:“姜。” 心似被什么拨了一下,我忽然觉得说不出话来。 这时,身后的臂膀将我拥起,只听姬舆在我耳边低低地说:“姮,舅家前日与我提起送媵之事,我未许。” 我怔了怔,抬头看他。 姬舆注视着我,眸中炯炯。 “哦……”我说,竟有些不大自然。不想他这么轻易地便把事情说了出来,之前准备的一番询问还没来得及出口。 不过这话从他嘴里出来,心情却豁然开朗,他到底不瞒我了。我望着他,笑意不觉地涌上唇边,坐直了身体,伸手捧住他的脸,在他颊边用力地亲了一口。 姬舆似对我的举动始料不及,目光却闪闪流动。 我犹自笑着,双臂环上他的脖子。“舆,”我将脸埋在他的颈窝,停顿片刻,轻轻地说:“今后他们再提,你也不许答应。” 脉搏有力的跳动在颊边阵阵传来。 “好。”我听见姬舆应道,语声柔和。 我没再说话,埋着头,手臂却缓缓圈紧,似要抓住什么似的,久久不肯放松…… 将近正午的时候,申突然来禀报,说镐京王宫里来了一名世妇,要见姬舆和我。 “太后闻知公女已至宗周,恐关照不妥,特遣臣妇来接公女。”堂上,那世妇端坐,声色和缓。 我看着她,心中惊诧不已。这个人我有些印象,以前曾在太后宫中见过。这么说,王姒竟知晓了,是周王告诉她的吗? 望向姬舆,只见他看着世妇,目光锐利。 “太后过虑,”他说:“杞太子将公女托于此处,本为妥当关照。” 世妇却淡定,依旧缓声道:“虎臣有所不知,杞太子正在镐京,于太后此举并无异议。” 姬舆面色微微凝住。 我看着他们,手指在掌心紧紧攥起。心中明白,王姒显然有备而来,搬出觪,我便再没有理由呆在姬舆宅中……眼睛下意识地望向姬舆,两人目光在凝滞的空气中相遇,皆复杂而无言。 世妇说日暮前须赶回王宫,没有给我们多少时间。 王宫派来的车驾稳稳停在门外,寺人衿很快把行李收拾好,让家臣搬到了马车上。 “丰距镐京不远,我稍后便去看你。”稍倾,他低声对我说。 我望着他,弯弯嘴角。心知他还须奉命留在丰,此言或许只是安抚;也知道两人分别在即,不知返国之前是否还能再见。总觉得该多说些话,临到末了,却一句也出不来,只将目光在他脸上流连,轻轻颔首:“好。” 这时,前面的御人询问是否可以出发。我望去,不远处,世妇正挑着车帏瞥来。姬舆瞟了一眼那边,神色冷冷,又看看我,将身体往后退开。 我望着他,稍倾,搀着寺人衿将的手上车。銮铃“叮”地轻响一声,车帏放下,光线倏地暗淡。 只听御人将长鞭一扬,马车震动,辚辚地奔跑起来。坐了一会,我忍不住再掀开车帘,后面跟着的车辆却挡住了视线,只见街道两旁的宅院的高墙向后退走…… 车驾出了城,沿着周道向镐京疾驰。一路上,崔巍的山峦和森林河道似曾相识,如风一般消失在车后。 我坐在车里,望着摇晃的车帏陷入深思。 周王知道我在宗周并不奇怪,但我认为他没有必要干涉,点破这件事毫无意义。那么,这件事就彻底是王姒的意思吗?她极重礼法,见不得我顶着“未嫁”和“孝中”的身份到处跑,这倒可以理解。心中不禁打鼓,这件事也许不是周王告诉她的,毕竟自己的行踪说到底也并非保密得滴水不漏,被谁的耳目察觉也不是不可能的,而王姒曾经的权势之重,连周王都要忌惮……忽然想到两年前几乎将自己搅进去的那次入宫风波,一阵隐隐的不安涌上我的心头。 我望向车外,天边卷着厚厚的云,浮着铅灰的颜色,落在眼中,分外沉抑。 镐京在落日氤氲的颜色中出现,巨大的城门在道路的前方矗立,一如两年前的气派。车轮碾过街道的砂石,发出细碎的绵响,市井的喧嚣声慢慢远去,我感觉王城在一点点地变近,将手中的一角帘子放下,正襟端坐。 车子照例走走停停,我听到车轮驶过宫道那种特殊的共鸣,驶了好一段,终于缓缓停下。 世妇在外面请我下车。 寺人衿撩起帘子,只见眼前仍是高高的宫墙,我将眼睛向四周微微打量,原来他们把我带到了太后宫的侧门。 未几,一名寺人出来,向我和世妇各一礼,道:“太后正在堂上,请公女入内。” 我应下,稍稍整理裳裾,随寺人和世妇登阶进门。 穿过闱门和庑廊,只见这宫中风景依旧,虽然已是深秋,庭中的草木却不显颓势,一树红叶颜色正浓。堂上,人影寥寥无几,王姒倚几坐在榻上,世妇上前禀报,她转过头来。 周围已经燃起了烛火,只见王姒的样子与两年前相比,并无改变,只似乎更简朴了些,一身素净的燕服,头上也只饰着一支笄。 “姮来了?”王姒声音不疾不徐。 “杞姒拜见太后。”我敛眉观心,上前行礼道。 “免。”王姒语气微有讶异,带笑道:“姮不是外人,何以这般拘谨?” 我仍言语恭敬:“不敢逾礼。” “逾礼?”王姒似在咀嚼,片刻,忽然笑起来:“你且抬首。” 我望向她。 王姒看着我,笑意隐下,表情喜怒莫辨:“好个逾礼。你既知逾礼,可知今日何以至此?” 来了。我深吸一口气,解释道:“太后,杞姒此来宗周,乃为误信兄长重伤之讹,忧恐之下……” “这你不必再说。”未等我说完,王姒却淡淡地打断:“太子已同我禀过。” 我缄口不语。 王姒直了直身体,话音严肃:“我常说东娄公纵你太过,虎臣虽是你夫君,却未完礼,岂可共宅而居!” 意料之中的话。我微微垂眸,乖乖听她说完。 王姒却没有再多教训,只叹了口气,缓缓地说:“罢了,你也是情有可原,只不知深浅了些。太子执意要带你一道返国,现下还有时日,你便留在镐京。” 我行礼:“诺。” 王姒微微颔首:“去吧。” 我起身,随世妇往堂后走去。 “姮。”没走两步,王姒突然把我叫住。她看着我,若有所思,片刻,开口道:“有的事,除我外再无他人与你理会,你可知晓?” 我讶然。 王姒却好像不需要我回答,唇角勾勾,道:“你将来自会明白。”说完,她阖起眼帘,略略挥手。 我只得施礼,再度转身。 我又来到了辟雍。 在太后宫的时候,世妇引我又一路出了闱门,请我回到车子上去。我疑惑地看她,王姒说要我留在镐京,难道不是像以前一样住太后宫? 世妇却不解释,表情上也看不出一丝端倪:“此乃太后之意。” 我心下纳闷,却还是依言上了车。 御人催动马车,载着我出了宫,一路飞奔。夜色已经笼下,我不知道他们要带我去哪里,心中不禁有些惶惶。直到车子行至一个岔道口前,我看到烛燎光照中映着的一小段表木才猛然忆起,这个方向正是往辟雍的。我探头往前望去,果然,极目处,点点火光勾勒出辟雍前高大的门楼。 我恍然大悟,原本还担心,王宫本是众人关注的地方,我若住进去,只怕不久之后丰镐两城的贵族还有姬舆的舅家都会知道我来宗周这桩新鲜事。而辟雍则不同,氛围清静,自然比王宫更好掩人耳目。 所以,王姒就把我安置在辟雍? 我想起她刚才的一番话,体会起来,似别有意蕴…… 车子径自驰向前方,在辟雍大门处交验过通行符节之后,辚辚入内。没驶出多久,突然,马车又停了下来,只听前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车内可是杞姒?”

本文由管家婆开奖现场直播发布于学术刊物,转载请注明出处:海青拿天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