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青拿天鹅

虢子 入夏以来雨水不断,道路泥泞,虽然早有准备,但往卫国的旅途仍然比预想中要艰难。出行的第一天,车轮就在泥里陷了几回走不出来。晚上在逆旅中歇宿的时候,连觪都累得早早休息了。 “姮,如今看来,渡河经封父及胙往卫是不可行了。”第二天,觪皱眉对我说。 我想了想,问:“阿兄欲绕行周道?” 觪点头,道:“昨日为兄向逆旅中人询问前方路况,得知河水泛滥,野道难行更甚,不如往祭,虽远上一些,却省事不少。” 我微笑道:“既如此,阿兄但往便是。” 于是,一行人改道往西,先上周道,打算往祭渡过黄河。 离开了野道,路上顺畅许多。好不容易有晴朗的日子,赶路的人不少,即便顶着火辣辣的日头也不亦乐乎。在周道上车行两日,过了管之后,再走一两天就是祭了。 天色将暗下,我们在一处旅馆中歇宿。 馆中的厅堂不大,却热闹非凡。旅人三几成群,据席而坐,馆人来来往往地递送浆食,觪带着我进去时,嘈杂声似乎一下低了下去,不少人将视线投来,打量片刻,又收回去,继续说笑。 天气闷热,觪选了一处离门较近的地方坐下,召来馆人,让他送几样清淡的粥食。 馆人应诺退下,觪将目光扫了扫四周,又看向我,笑了笑,没有说话。旁边的席上,几名士人聊得起劲,话题大多离不开天下时事,哪国洪水正猛啦,何处又淹了多少地啦,东夷大涝尤甚,不少人涌入中原避灾,哪些地方又有夷人抢掠作乱啦,等等等等。也许是赶路累了,我和觪谁也不开口,静等馆人呈上饮食。 “吾子可是杞太子?”坐没多久,一个陌生的声音在席前响起。 我望去,只见一个大夫打扮的中年人,正向觪揖礼。觪满面讶色,向那人还礼,说他正是杞太子。 那人神色恭敬,拿出一块符节,说他是虢国大夫,虢子听闻姻亲路过,特遣他来,邀请我们往虢国一叙。 “庶夫人正待产,思念母家,国君体恤,日前闻知太子往卫,思及雨后道路难行,太子或许将取道祭,便命小臣在周道上等候,如今,太子果然到来,小臣幸甚。”那大夫解释道。 虢国?我诧异地看向觪,他的表情也疑惑不已。思考片刻,觪揖礼,道:“多谢大夫,既是虢子来邀,某前往便是。” 大夫应诺,与觪议下明日动身,便退了出去。 众人依旧喧闹,堂外,天色擦黑,馆人呈来粥食,又在四周燃起烛燎,晚风拂来,火光半明半灭。 “姝?”我问。 觪淡淡地笑:“还会是谁。” 我默然。姝的母亲兄长都在杞国,她会知道我们出来,并不奇怪。虢子来邀,恐怕少不了她的意思,只是,不知此番目的何在,难道真是思念娘家人?想到她看我的表情,心中总觉得没底。 “姮,”觪看着我,说:“虢子乃一方诸侯,又是姻亲,他遣人来邀,于情于理,我等推却不得。而我等往虢国,虢子须以国礼相待,姝即便与我等有隙,也要顾及体面,倒不必担心甚不利之事,去会上一会也不打紧。” 我微笑,说:“姮知道。” 东虢国并不太大,城池的四面,山梁起伏,多有险峻,是王畿东面的一道重要屏障。 城门在车辆面前洞开,车轮声撞在两旁的厚壁上,骤然大声,闷闷地响。昨天前来接应的那名大夫在前面引着我们,一路走向宫城。我朝车外望去,这里的建筑看上去并不如杞国那样历史久远,也不如镐京那样气势磅礴,却修得相当坚固,光是那的城墙,无论夯土的高度或厚度,都堪比王城。 车马辚辚向前,宫门处,一名上卿候在那里,领我们在虢子的正宫外停了下来。我下了车,与觪一起随上卿朝宫内走去。 行至中庭,只见一人站在堂外,身着素缯朝服,看到我们,满面笑容地迎下阶来。他身后,侍婢扶着一名少妇,衣饰精致,裳下的腹部高高隆起,步履缓缓,正是姝。 “太、太子前来,有失远、远迎!”那人走到觪面前,端正一揖。我打量着他,三十上下的年纪,个子觪差不多,面容算不上英俊,却长得相当和善。听他的话音,这个人当是虢子无疑。 “国君多礼,杞觪诚恐。”觪温文还礼。 虢子揖让抬头,看到觪身后的我,微微一讶。 “吾妹杞姮,随我一道往卫。”觪解释道。 我与他见礼,虢子似乎很高兴,笑着回头,对姝温声道:“吾、吾子,如今汝妹也来、来了,当好好一叙。” 姝微笑,声音柔和:“国君此言甚是。”说着,她走上前来,与觪和我分别见礼,唤觪“兄长”,唤我“妹妹”,举止优美,笑容得体。 虢子笑意盈盈,吩咐从人领我们到宫内坐下。 “吾、吾子甚是恋旧,每每念起杞国,总、总落泪不已。”堂上,虢子坐在上首,对觪说。 “国君怎与人说起这些?”姝在一旁轻声道,似嗔似怪,面上隐现娇羞之色。 虢子笑道:“太、太子非外人,说说无妨。” 姝含笑不语。 觪看着他们,浅笑:“国君如此爱护,杞人感激。” 接着,虢子向觪问起路上的状况,又讨论起各国涝情。我在下首静静地听,姝坐在虢子身边,一言不发,姿态温良贤淑。偶尔,两人目光相遇,姝的唇边微笑不变,淡淡地望了过去。 一场谈话宾主尽欢,虢子兴致很高,热情地招待我们用膳,吩咐寺人务必细致地照料起居。 “姮定是好奇今日为何至此。”姝不紧不慢地说。膳后,虢子说我难得来,姊妹间一定有许多话要说,便让寺人送我和姝到她的宫里坐。 侍从尽数遣走,剩下两人面对面地坐在榻上,再无掩饰。 “自然是姊姊之意。”我说。 “不是。”姝看着我,缓缓浮起一丝笑:“姮或许不信,今日之事乃国君所为,我也是今日才知晓。” “哦?”我微微一讶。 姝倚在几上,抚着已经浑圆的肚子,缓缓地说:“几日前我兄长遣使来探望,说起太子往卫之事,其时国君在侧,便给他得知了。”说着,她忽而一笑:“我媵来时,国君曾问随行的大夫,杞国待我如何。姮猜那大夫如何回答?” 我看着她。 姝说:“那大夫答道,君主姝虽为庶出,却深得国君夫人喜爱,地位与嫡女别无二致。”她笑了起来:“‘别无二致’,姮,多有趣!” 我勾勾唇角:“的确有趣。” 姝缓缓叹下一口气,道:“国君信了,在他看来,既‘深得国君夫人喜爱,地位与嫡女别无二致’,我定是与尔等相处甚佳,知晓你与太子往卫,便使人去邀了来……呵呵,”她轻轻地笑:“我那夫君竟单纯至此!” 我知道她的意思,不动声色:“姊姊有夫如此,当是大幸。” “大幸?”姝看着我,仍是笑:“确是大幸。国君第一次见到我时,旁人提醒了三声他才移开眼睛。此后日日不离,便是我有了身孕后搬入这宫室,他也仍与我同房。只是,姮谓之为幸,可知我当初的艰难?”她的笑意渐渐凝住:“我来不过一月,众妇便开始处处诋毁,可她们越是如此,我就越是牢牢抓着国君不放。”姝盯着我,笑容消去:“我不会像母亲,风光了十几年,却还要受那被发跣足之辱!” 她语气急促,目光不掩凌厉,与在杞国时相比,丝毫未改。 我深深地吸气:“姊姊想说什么?” “想说什么?”姝笑了笑,将手重新抚在小腹上,神色放缓:“姮,如今的一切,皆是我应得的,上天亏了我十数年,总该给些补偿。而过去的事,”她声音甜美:“我也必不忘却。” 话音落去,一室静谧。说到这个程度,姝已经把对我的所有厌恶都挑明了,没有任何余地。 这个地方也再没有待下去的必要了。 “姊姊,”我注视着她,声音平静:“该解释的,我以前都解释过,如今姊姊仍有恨,姮也无能为力。只是,姊姊,人对于出身永远无法决择,姮对姊姊从无恶意,如今听到这番话也是坦然;而姊姊却要常常记褂心间,长此以往,不知谁人更屈些?” 姝紧抿着唇,一言不发。 我也不再说话,径自走出宫室。 留宿一夜之后,我和觪踏上往祭的道路,虢子热情依旧,亲自将我们送出国境。 “昨日姝与姮说了什么?”路上,觪问。 我笑笑,道:“说了该说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姝对我的恨由来已久,是无法用道理挽救的了,希望那番歪理能让她想通。 过河很顺利,车行几日,经过庸、凡、共,卫国广阔的原野出现在眼前。 路上经过一片农田时,觪特地要我下车,和我一起走过去看散父的水渠。如觪所言,那些渠看似简单,却颇具章法,坡度和迂回掌握得很妙,每个隘口都开得合乎规矩,而田里的庄稼也长得比别处好。 “阿兄,若我是卫伯,手中有散父这等人物,这田野中必是渠道纵横。”我说。 觪微笑:“散父不一定在卫国,但总要打听仔细才好。” 车辆沿着大道,驶过无数乡邑。傍晚时分,朝歌宏伟的城墙出现在一片苍翠的视野之中。 早有大夫奉命前来,查看符节之后,他领我们入城。火把照耀下,朝歌的街道依旧宽阔,只是入夜时分,城市喧嚣不再。 卫宫门前,一名卿大夫站在通明的火光下,身材高大,双目炯炯,是子鹄。“太子远道而来,国君命我在此恭候。”他对下车相见的觪行礼道,声音洪亮浑厚。

庶姊 姝抬眼看我。 我也看着她。 室中一点声音也没有,空气憋滞,却感觉不到一丝温度。 “我不过让寺人侈代我照料国君。”她缓缓开口道。 我勾勾唇角,淡淡地说:“听说他被虢子处死了?” 姝垂眸,将视线移向别处:“他害我早产。” “哦?”我注视着她,一瞬不移:“姊姊当时便是这么同虢子说?” 姝忽地看向我,稍顷,说:“何出此言?” 我表情未改,继续道:“那时我与兄长在卫国见到他,虢子说姊姊思念我等,遣寺人侈往来问候。而后在滨邑,他未跟在虢子身边,想来他定是返国向姊姊传信了。” 姝面色无波,一言不发。 我不紧不慢地说:“不知寺人侈与姊姊说了什么?” 姝转头看向一旁的幔帐:“不过些慰问的话语。” 我看着她,没有说话,片刻,目光略略扫开。被子上,她手指紧攥,手背瘦削,骨节发白。 “姊姊可知姮今日为何而来?”我拿起身旁一件崭新的婴儿衣服,看着上面精致的虎形纹,轻轻地说。 好一会,只听姝说:“不知。”声音中,意蕴不明。 我放下衣服,抬起头:“姮今日来,探望姊姊,乃为其一。而其次,”我看着姝的眼睛说:“滨邑所俘东夷人中,有寺人侈故人,随我等来看他。” 姝的脸色一变,阴晴不定地盯着我。 “寺人侈已死。”她说。 我淡笑:“肉身仍在,只消辨认即可。” “你要做甚?!”姝声音陡然尖刻,支撑着坐起身来。昏暗的光线中,她睁大了眼睛,双瞳黑洞洞的,嘴唇愈发不见血色。 我定定地与她对视,脸上的神情渐渐凝住。 “姊姊说我要做甚便是做甚。”我字字清晰地说,只觉手心冰凉:“姮如今只问姊姊一句,寺人侈为何非死不可?” 姝仍旧看着我,似乎所有的情绪都消失在了苍白的面容之后。 室中,呼吸细细的起伏之声清晰可闻,高低不一。 许久,姝缓缓靠回褥上,声音沉沉:“你是来问罪的?” 话音入耳,虽然早有准备,心中还是如同卷起了骇浪般,剧烈地翻滚冲撞。我盯着她,不答反问:“夷人攻滨邑,是寺人侈所为?” 姝面无表情:“然。” 我呼吸一口气,深深压下:“是姊姊指使?” 姝看着我,神色僵硬,却微微扬起额头:“然。” “啪”地,一记耳光响亮地落在姝的脸上。 她侧靠在褥上,捂着颊边,一动不动。 手停在空中,隐隐地麻疼。我抓住她的衣襟,声音带着无法抑制地颤动:“你竟这般毒辣!你谋划已久,只为杀我兄妹!若我兄长、我兄长……”眼前倏地迷蒙,我喉头生疼,忽然卡着说不下去。 姝紧紧地抿着唇,看向一边,不说话,也不反抗。 胸中的愤怒伴着哽噎涌起,我手上越发的紧,厉声道:“你可知其中牵连多少人命?!你戗害无辜,竟连夫君也不在乎!” “不!”姝突然使劲掰开我的手,却霎时面色惨白,歪向一边猛咳起来。 “庶夫人!”两名世妇掀开门褥急急地跑进来,上前将她扶起,不住地拍背顺气。 “出去……出去!”姝用力将她们推开。 “庶夫人……”世妇们一惊,面面相觑。 “出去!”姝犹自喘着气,重重地大声说。 两名世妇嗫嚅着答应,快步退下。 姝靠在褥上直直地看着我,嘴唇一张一合地呼吸,淋漓的汗水顺着颊边流下,散发缕缕,湿贴贴的。 我冷冷地看着她。 “姮既已尽皆知晓,我也无可推脱。”姝的脸色依旧苍白,声音发虚,却一字一字地说:“你兄妹之难,皆我所授意;寺人侈知道太多,是以不得不死;至于国君,”她嘴唇动了动,将眼睛稍稍移向一旁,低低地说:“是我对不住他。” 我怒极反笑:“甚好!”话音未落,站起身来便要出去。 “姮!”姝扯着我的裳裾,急急地说:“此事传出,于杞国有损无益!” “你如今倒会想杞国!”我用力甩开她的手,再不回头,大步走出房室。 掀开门褥,光照豁然明亮,我不由地眯起了眼睛。 清新的风吹来,我浑身凉丝丝的,这才发现自己的早已汗流浃背。 刚才的两名世妇站在廊下,看着我,略一行礼,面色犹疑。我不管她们,径自快步地走向宫门,迫不及待地要离开这里。 太阳白花花地照在头顶,对比四周,刚才室中的情景和话语仿佛梦境一场。 眼前的宫道陌生而漫长,心中如乱麻一般,竟不知该往哪里。脚步踏在石板上,微有些虚浮,渐渐慢了下来。 当初决定来虢国,不为别的,只迫切地想给这之前遭遇的一切痛苦和疑问一个最终的答案。而现在,姝承认了,自己去把真相告诉虢子吗? 难道告诉他,杞国来的新妇,他的庶夫人,挑唆夷人,令他损兵折将,并且差点害死了他?这件事太大,牵连一干贵族重臣,触怒了周王,表面上,我、觪还有虢子是实实在在的受害者,而真相一旦传出……我不敢往下想,这丑闻的后果已经远不是姝一人所能够承担的,不仅虢国,杞国也会被深深地连累其中。 迷茫间,我又想到了觪。这件事,我能猜到一二,以他的聪明又怎会毫无察觉?不知他的想法又是如何…… “公女。”忽然,前面出现了一名寺人。他向我行一礼,道:“国君正遣小臣来请公女。” 虢子?我怔了怔,看看天色,从自己去见姝到现在,还不到半个时辰。心中这么想着,我答应一声,随他向正宫走去。 堂上,虢子和姬舆仍坐在席上。见我来,虢子面上露出笑容:“公女已探、探过内人。” 我的脸上扯不起一丝表情,只低头行礼:“谢虢子成全。” 虢子仍笑:“公女无须客、客气。” 我没说话,踱回席中,在姬舆旁边坐下。 姬舆转过头来,看到我的脸,微微一讶。 “脸色何以如此苍白?”他皱起眉头,对我低声道。 “无事。”我牵牵唇角,小声说。 姬舆看着我,眼神依旧疑惑。稍顷,他向虢子略一欠身:“劳国君招待,我等打扰许久,舆还须送吾妇返国,就此告辞。” 虢子诧异地说:“虎臣何、何以如此匆、匆忙?” 姬舆道:“虢国往杞还有几日路程,舆受杞太子之托,不便多留。” 虢子颔首:“如此。”停了停,他看向我,对姬舆道:“不毂欲与公女相谈片刻,不知可否。” 姬舆一怔,回头看我。 我也暗吃一惊,望向虢子,他看着我,神色和善。 “我也欲与虢子谈谈庶姊身体。”我理了理思绪,抬头轻声对姬舆说。 姬舆看着我,片刻,点头道:“我先往宫前。” 我微微一笑:“好。” 姬舆转向虢子,与他相互一礼,朝堂外走去。 看着他的身影在庭中远去,我缓缓地沉下一口气,回头看向虢子。 “公女请、请坐。”虢子指着旁边一席,自若地说。 我移步,在那席上坐下。 虢子笑了笑:“不毂许久未、未见内人,公女方才见、见她如何?” 我淡淡地说:“姊姊身体仍虚弱。” 虢子颔首,轻轻一叹,道:“她自生产,便一、一直如此。世妇说她每、每日睡眠极、极不佳,总被噩梦惊、惊醒。” 我讶异地看他。 虢子却没有接着说下去,微笑道:“公女可见、见着了不毂息、息子?” “探视匆忙,不曾细看。”我说。 虢子莞尔:“不毂也、未未见过,只听宫人说他仍、仍未睁眼。”他看着我,缓缓地说:“公女或、或许不知,不毂众、众妇之中,得男者,仅此而已。虢杞婚、婚姻之国,于太子,也是同、同喜。” 我注视着他,停了会,道:“国君此言何意?” 虢子却是一笑:“无他,唯愿其身、身无咎。” 这话入耳,字字耐人寻味。我沉吟片刻,开口道:“作恶而无悔,国君以为可恕乎?” “无悔?”虢子的眼神意味深长:“不知公女以、以为,今日何以得、得见内人?“ “如此便是有愧?”我冷笑,道:“不知国君对我庶姊了解多少?” “无多,”虢子道,他面不改色,浅笑地看着我:“只是不知,公女又对内、内人又了、了解多少?” 我没有说话,依旧与他对视着,指尖深深掐在掌间…… “国君!” 突然,一声惊呼传来,空荡荡的殿堂上回声振荡。 只见一名寺人急急忙忙地跑进来,伏地禀道:“国君!宫人来报,庶夫人在房中自缢!” “庶夫人?!”虢子大惊,猛地从席上起来,二话不说地急步赶往堂后。 姝?我也惊在当场,愣了片刻,朝姝的宫室奔去。 偌大的庭院中已是人声嘈杂,宫人乱成一团。姝的局室前,门褥被高高地搁起,侍婢在下面忙碌地地进进出出。 我进到里面,只见服侍的世妇伏跪了一地,一条锦衣撕成的长布散乱地落在席上,尤为刺目,姝的侍姆在旁边大哭着,撕心裂肺。 床榻前,医师侍立一旁,虢子坐在床边,不住地唤着姝的名字,声音隐隐地发颤。 “国君无须忧心,”医师在恭声道:“庶夫人如今脉搏已好转,当无大碍。倒是国君……”他一揖道:“未及三月之期,产房污秽,国君还是及早离开,除垢辟邪才是。” 虢子却不理他,仍对着床上的人低声说话,不挪一下。 我定定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脑海里闪过刚才这室中的情景,姝承认的时候,那话语,那表情…… 忽然,虢子发出一声惊呼,似乎喜意难掩。周围人的表情也松下,纷纷上前慰问。 我站在原地,没有向前一步,伫立片刻,转身向外面走去。 心中无悲无喜,只觉得疲惫不堪。 一瞬间,我突然发觉此来的目的荒唐可笑。虢子子嗣单薄,需要一个正统的继承人;杞国势弱,一个杞女诞下的虢国太子意义非凡;而我和姝……我们得到的或许只是个结局罢了。 正宫外,午后的阳光将车马的影子拖得黑黝黝的。 姬舆站在马旁,似乎正与什么人说着话,看到我,停住,朝我走过来。 “谈过了?”他问。 “嗯。”我点头。 姬舆望望宫室,说:“我方才像听到有些纷杂之声,何事?” 我摇头,淡笑:“无事。” 姬舆看着我,若有所思。片刻,他莞尔道:“回去吧。” 我点点头:“好。”说着,随他向车马侍从走去。 “姮。”车前,姬舆扶我上车坐下,说:“天子方才来书,命我在秋觐完毕前返回王城,这几日我等路上不可再耽搁。”

本文由管家婆开奖现场直播发布于学术刊物,转载请注明出处:海青拿天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