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号首长,官场也需要洗牌05

一直忙过了正月十五,赵德良才有时间北上。离开雍州之前,赵德良将王会庄案以及曹满江案的相关材料签发了。说是签发,其实也没有实质性内容,仅仅只是在文件题头处标有自已名字的地方画了个圈,再从这个圈里拉出一条线,将线拉到旁边的空白处,竖着签上自已的名字。当了领导秘书之后,唐小舟才知道,领导签字非常讲究,一些重要文件,讲究的自然是批示。领导的批示往往言简意赅,一目了然,很容易理解。更讲究的,却是文件上面一些极其特殊的信息。小领导在文件上签字,往往签上同意不同意或者原则同意之类的话。中型领导通常签上一个阅字,更大的领导,签字就更加有学问,连阅字都不签,在文件标上本人名字的地方画个圈,还用一条线引到文件外,签上自已的名字。这种签字,什么意见都没有,让不懂行的人看得英名其妙。懂行的人却知道,领导签字,讲究太多了。很早以前,领导们签字用三种笔,铅笔、圆珠笔和钢笔。现在,圆珠笔和钢笔基本归为一种,全都是签字笔。如果用铅笔,秘书每天都得为领导削很多支铅笔.是一件麻烦事,不知签字笔用起来顺手.所以.现在领导签字,仅仅只用一种笔了。以前用三种笔的时候,用铅笔表示照办,用圆珠笔表示酌情办理,用钢笔表示不办。现在没有了圆珠笔和钢笔的区别,领导们it总结出了另一套办法。如果将自已的名字横着签,表示可以搁着不办。如果竖着签,表示一办到底。有些领导并不仅仅只画圈和签名,还喜欢写上几个字,写得最多的,便是同意两个字。可就算领导同意了,下面办起来,也同样有讲究。这种讲究,并不在同意两个字上,而是同意后面的标点符号上。如果同意后面没有标点符号,表示此事没有结论,可以不办。如果是顿号,那就要等一等再办。如果是实心句号,说明要全心全意办成。知果是空心句号,问题就大了,意思是说,领导签了字也是空的。省公安厅的杨泰丰厅长已经几次打电话来问全省扫黑的事。对于这件事.唐小舟始终没有摸透赵德良心里是怎么想的。一开始.赵德良显得很急,将公安厅那些人紧急召集起来进行部署,唐小舟认为全省很快就会掀起一场扫黑风慕。却不想,方案交上来后,赵德良束之高阁。公安厅对此事的热心,唐小舟自然明白。一来,全省大扫黑行动,省财政肯定拔一大笔钱。二米,大案要案频发以及某类特殊案件难破,根源在这样一些涉黑组织,板子却打在公安厅领导身上。其三,公安是一个极其特殊的条块,其业务是自上而下的线形管理,千部任用,又是块形管理。一个省治安形势的好坏,直接关系公安厅的形象以及领导的政绩,可足,下层公安局长的任命权,不在公安厅,而是市县。只有公安厅最清楚下面哪些市县公安局长不称职甚至有黑社会背景,可他们对此无能为力。知果有一次全省性的扫黑行动,公安厅正可以借此机会,对全省各市州乃至县公安局的领导班子,来一次大洗牌。被省公安厅催得急了,唐小舟都找机会提醒一下赵德良,是不是忘了这件事?深入再一想,就算足忘掉了所有的事,也不可能忘掉庐源市的那次经历吧?既然赵德良不可能忘掉,却又迟迟不见行动,他或许有更深层次的考虑?这种考虑是什么?唐小舟始终没有想明白。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赵德良启程去北京了。南方已经是大地微微暖气吹,北方仍然还是冰天雪地。第二天早晨,驻京办雷主任接到他们,汽车驶出北京西站时,唐小舟从人行道树上挂着的厚厚积雪,感受到了北方冬天的冷峻。赵德良这次回北京,主要是办一些私事。程雨霖的父亲已经九十三岁高龄,因为老年痴呆症,早几年已经住进疗养院。春节前,赵德良接到消息,老爷于的病情突然加重,被送进了加护病房,这个冬天是否能熬得过去,还十分难说。春节前后正是各项工作最紧张忙碌的时候,赵德良只是匆匆回了一趟北京.去医院看了老爷于一眼,当晚又乘火车赶回了雍州。担心老爷于随时会离去,程雨霖将美国的儿于赵乾叫了回来。赵乾原本想去非洲旅游的,因为有母亲的命令,只好放弃了这一计划。此次北上,除了去看望老爷子,赵德良还想回一越山东。赵德良的老家在沂蒙山区,老父亲已经八十岁。几个儿女原本计划今年春节期间L&父亲做八十大寿,可有两个原因,这一动议被否决了。一是老人家坚决不同意,他的身边,八十岁的人很少,他能数得出来的几个,倒足热热闹闹地做了大寿,过后没几年,撒手西归了。老人心里有些忌讳,觉得做八十大寿等于向阎王报到。另一个原因是赵德良没有时间。赵德良是老人最出息的儿于,他不能回去,这个八十大寿,还能有意义?赵乾在美国读书,然后留在美国工作,偶尔回来一次,也是行色匆匆,当爷爷的,好几年没有见到孙子了,心里想得不行。知道孙于在北京过春节,老人给赵德良打了无数次电话,希望他无论如何抽时间回去一趟,将孙子带给他看看。赵德良这次回京,计划带着老婆孩子一起回一趟山东。到达北京的当天,唐小舟跟着赵德良去了医院。程老爷子的情况不是太好,已经不记得自已的儿女了。但也奇怪,竟然记得赵德良这个女婿。自从他入院后,老人的长子一直留在北京照顾他。赵德良一家三口去后,程雨霖主动上对,拉着父亲的手叫爸爸,程老爷子竟然问,你是谁?长子说,她是小妹雨霖呀。程老爷于仅仅只是峨了一声,大家都清龙,他并不知道这个小妹雨霖到底是何方神圣。说来也怪,老爷子不理女儿,却问儿子,德良呢?他去给我买包子,回来没有?赵德良跨上前一步,握住程老爷子的手,动情地说,爸,我是德良。程老爷于艰难地移动着头,看了赵德良一眼,说,德良啊,你吃了没有?赵德良说,爸,我吃过了。程老爷于又问,你升处长的事,党组下文了没有?这个老爷子,竟然还记得赵德良提处长的事,这是哪一年的事呀。赵德良只好说,已经下文了。程老爷于说,好好千。你能干好。说过之后,头一王,睡着了。第二天,赵德良一家以及唐小舟和王丽媛处长等几个人准备启程前往山东。这一路并不好走,赵德良的原计划是乘飞机前往济南,再由江南省驻京办和山东省驻京办协调,由山东派两辆车,将赵德良送回沂水县西赵家楼。驻京办的车送众人前往机场的路上,接到消息说.程老爷于的病情突然加重,已经香迷。赵德良不得不改变行程,调头赶往医院。病床上,程老爷于躺在那里,整个人已经干得只剩下皮,他的眼晴紧紧地闭着.仅凭肉眼,看不到他在呼吸。程老爷于在京的几个于女以及家人,已经赶到医院,还有几个在外地的,正在赶来的路上。程老爷于一生结过两次婚,一次是在山东解放区结的,前妾给他生了三儿一女。后米部队挺进东北,老爷于无法将这么多孩于带在身边,便将两个大点的儿子留在山东一位老乡的家里。到东北后,刚开始的环垅十分恶劣,整天被国民党部队赶着到处躲,有一次,前夫人带着小女儿和部队散了,只到半年以后,部队才重新回到那个地方,老爷子去找妻子和女儿,却没有人能够说出她们的去向。解放后,老爷子在组织的关心下,和医院的一位护士结了婚。这位护士,就是程雨霖的母亲。程雨霖的母亲又生了四个孩子,两个男孩两个女孩,程雨霖是最小的。加上一直跟在身边的第三个儿子,程老爷子身边生活的孩子,共有五个。另外两个流落在山东乡下的儿于,解放后老爷子倒是去找到了,可找到之后,老爷子并没有将他们接进城,他们因此一直留在乡下。这两个儿子的日子过得不顺,心中对父亲一直有些怨气,多少年来,彼此间几乎没有来往。直到老爷子退下来,这两个儿子年纪已经大了,有些事,可能也想通了,关系才得到缓和。老爷子得了老年痴呆症后,虽然一切都有国家照顾.毕竟身边还需要亲人.已经七十岁的长子,便来到了北京。来医院看望老爷子的,并不仅仅是他的亲属,还有党和国家领导人。

想到这一点时,唐小舟非常兴奋,他几乎可以肯定,赵德良需要的,便是这样一个总攻的契机。可这个契机到底是什么?想到一开始,赵德良显得很急,似乎箭已经在弦上,后来因为听到一些流言,立即停下来。这是否说明,赵德良意识到,这样的行动,别说在各市班于里会引起巨大震动,就是在省委也一样会有这样那样的阻力,所以,需要一个在省委常委会上顺利通过的理由?赵德良需要的理由是什么,唐小舟一时难以明白,却也知道,自已可以提前做一些准备。想到这里,他拿起手机,准备给徐稚宫打个电话,继而一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电话里不好说,还是发短信比较德妥一些。他在手机上写道:你能不能在全省范围内,找几个典型的黑势力为非作歹的案例?徐稚宫的短信很快回来了,说,省委宣传部对这类事件拉制很严,省内谋体没有报道过这类案例。唐小舟说,不是要报道过的,而是正在发生民愤极大的。若有这样的案例,你想办法搞到一手材料,写成长篇通讯交给我。徐稚宫回复说,这样的案例并不难找,记者部天天收到上访信件,我可以从中找几件。唐小舟说,你现在就z着手找,一定要典型,具有一定的轰动性。找好后我们见面商量具体怎么做.徐雅宫说,你不是在北京吗?回雍州了?唐小舟不好说自己正在京沪高速上,只回复说,我还在北京,过几天回来,你抓紧时间准备。回后再和你联系。汽车接近济南的时候,医疗小组又给两位老人量了血压和心跳,问了问情况唐小舟原本的打算是,如果两位老人的情况不是太好,便在济南休息一晚,第二天再接着往前走。万一不行,每天少走点路。检查结果显示.两位老人的情况非常好,唐小舟决定继续赶路,争取赶到德州再休愁。这样的话,第二天便可以完成全部行程。世上的许多事情,共实只是人们想象有巨大难度,真的做起来,比想象要容易得多。两位老人想到既可以见到儿子和孙子,又可以去北京旅游,十分兴奋,甚至可以说亢奋,身体的自我调节功能,到达了极点。一路上平安无事,次日下午,安全抵达驻京办。当天晚上,赵德良一家三口赶到驻京办,陪家人吃晚饭。见到儿子,赵老爷子和赵老太太非常激动,对唐小舟赞不绝口。程雨霖也说,小舟不错,很会办事。赵德良更是说,这件事,知果不是小舟,交给别人,我还真是不太放心。听了这种褒奖,唐小舟心中暗暗高兴。看来,这件事自已不仅做对了,而且做得恰到好处。民间谈到下级和上级的关系,有一个段子非常明了深刻,说是一起吃过稼的一起杠过枪的一起下过乡的一起课过婚的。也有人说,和领导一起做一百件好事,不如和领导一起做一件坏事。这些话自然全对,却又并不全面。尤其是有些人,对自己有底线要求,坏事是不肯去做的。这样的话,就不知为领导办一件令他想起来就舒坦的事。这就像给领导挠痒,领导只觉得身上痒,并不知道痒在何处,你一伸手,准确地把握了位丑,并且挠得领导很舒服,领导自然记住了你并且开始依赖你。直到这件事之后,唐小舟才真正感到,自已在赵德良心目中的地位,彻底稳固了。当天晚上,赵德良一家三口并没有回家,而是陪家人住在驻京办。本来,按照原定计划,第二天赵乾要陪老人家游故宫,可是,凌晨三点,唐小舟的电话响起来,程老爷子情况不妙。唐小舟听到消.息,立即从床上爬起来,拨通了赵德良房间的电话。赵德良说,你通知驻京办立即准备车,我们赶过去。因为匆忙.赵德良有很多事没有想到.立到坐上车,才想起对唐小舟说,你给雷主任打个电话,这边的事,让他安排一下。唐小舟说,我已经打了电话,明天由王丽媛处长带着老人家去旅游,生活组继续负责照顾爷爷奶扔的生活,医疗组不需要这么多人了,只留一位保健医生随行。赵德良嗯了一声。唐小舟继续说,我告诉雷主任,别说这边的情况,怕老人家听说了这事,心理受影响。赵德良说,你想得很周到。程老爷于在凌晨三点五十九分辞世了。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中央要成立治丧委员会,赵德良虽然只是程家女娇,却是程家亲属中职位最高的,有关后事安排,自然有很多事需要他做主。这些天,他肯定无法离开去见自已的父母。唐小舟是两边跑,白天,王丽媛带着大享出去旅游,唐小舟就回到赵德良身边。等一天的旅游结束回到驻京办,矛肖稍休息之后,唐小舟义回到这里,陪老人们吃饭.赵家人在北京住了十天。这十天王丽媛全程陪同,将北京所有的旅游景点,全都玩了一遍。赵德良一家三口,只是抽空来驻京办看了家人两次。十天后,同来时一样,由两辆考斯特将他们送回家。这件事,同样是由唐小舟担任总指挥。直到将他们安全送到家,唐小舟才真正松了一口气。返回的路上,想到长时间没有和孔思勤联络了,也不知厅里在这段时间会有些什么新动向,便给她发了一个短信,问她,在忙什么?孔忍勤回复说,还能忙什么?除了浪费生命还是浪费生命。他说,不是这么说吧,找个男人相思一下嘛。她说,相思也足浪费生命呀。他说,按你这样说,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她说,活着就是为了把生命浪费掉。他说,倒也是一种哲学。她问,春节的时候,是不是有很多领导去你家拜年夕他心中暗跳了几下,是不是出现了什么不利于自己的议论夕他问,你听说什么了?她说,有人说,春节前,你给所有的领导打电话,说你要回乡下过春节,欢迎他们去乡下玩。结果,整个春节期间,往你家去的那条路上,全都是各市州以及县领导的车,连续几天出现大堵车。唐小舟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却还是心惊肉跳。这样的话,如果在赵德良知道真相之前传到他那里,他会怎样看待自己?仅仅为了这样一件事,大棍也不会有人下令调查吧,事情捆在领导心中,便成了一根利。想到自己还葬有点小聪明,又有些得意。他问孔思勤,下一步,是不是该说我收了多少红包了?孔思勤说,哪里还需要下一步?现在已经说了。唐小舟问,多少?孔思勤说,几种说法,有的说收的礼物堆了满满一屋子,这还是比较高级的,那些档次低一些的,你全都送给了乡邻。还有人说,收的礼金超过一百万。唐小舟突然感到害怕。身处这个位五,真的要知临深渊履薄冰,任何一个细节,都要考虑周详,否则的话,还不知会在哪里翻船,甚至连船翻了,你还以为自已坐得稳稳的,丝毫不知道整个形势已经发生了大逆转。有些人一辈子在官场混,却又永远没有出头之日,大棍就是在某些不经意的细节上,犯了致命错误口巴。回到北京,程老爷子的追悼会已经开过,唐小舟以为赵德良会回雍州。可赵德良对他说,过几天,中央要开个会,我这段时间也实在太累了,懒得跑来饱去,千脆留在北京休.息几天。你这段时间也辛苦了,你先回去,趁这个机会调整一下。唐小舟说,那好,我坐今晚的火车回去。赵德良说,火车上睡不好,你千脆坐飞机回去,今晚还可以在家里睡个好觉唐小舟并没有回家,而是给徐宫打了个电话,让她先去喜来登记房间,再到机场来接自已。在机场等飞机的时候,他想到应该给邝京萍打个电话。邝京萍已经开学了,只是因为自已太忙,没有时间和她联系。他原想,该办的事情都办完了,赵德良果再在北京留一两夭,自已正好可以和她见上面。不想人刚回北京,赵德良就叫自已回去。反正不赶时间,他在北京留一晚,也不是问题。可他又急着和徐雅宫见面,只好先放下这一头了。让他没想到的是,邝京萍竟然跟巫丹在一起。电话很快转到了巫丹手上,唐小舟问她什么时候来北京的,到北京怎么也不和自已说一声?巫丹说是昨天临时决定来北京的,走得匆忙。唐小舟自然不好问她急匆匆赶到北京有什么事。他之所以给邝京萍打这个电话,也有了解巫丹是否进京的意思,没想到一猜就中。巫丹问他在哪里,他说在机场,准备回雍州。巫丹说,你怎么说走就走了?刚才我还在和京萍说,你在北京,这两天肯定会找她,她听了不知多高兴。

本文由管家婆开奖现场直播发布于学术刊物,转载请注明出处:二号首长,官场也需要洗牌05

相关阅读